少女MM

soramafu
為劇情開車,其餘不開
p.s有時候評論會漏掉回覆,但一定看過

防彈新拉了獨立帳號,走:lichuan795
微博:MM_吸旻少女

平行【そらまふ】

感覺好久沒發文了!我還活著的_(┐「﹃゚。)_

<

00.
他們彼此不知道,卻同樣嚮往。

01.
まふまふ快速步進臥室,腳步明顯看得出來有些慌亂──就在剛才,他的主人、也就是そらる,要他和他一同外出。
そらる是要出去辦事的,身旁除了秘書,另外得跟著一位傭人幫忙打點雜事。誰知道對方嫌麻煩,隨手一指,偏偏挑中了他。
於是乎,まふまふ趕緊換上一套比較體面點的衣服──他可不想害自己的主人丟了面子,最後才急急忙忙的衝上了車。
そらる撇了他一眼,皺眉,似乎對於まふまふ這行為感到非常有違禮節且粗俗。對此,まふまふ也只能將頭埋得很低很低,恭恭敬敬的說了句非常抱歉,壓著自己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02.
車子緩緩上路,まふまふ有些新奇的不斷往外張望。他在宅邸工作、又是個傭人,幾乎沒有機會往外頭去。
車上一路充斥著闃寂。偶爾,能聽見そらる的呵欠聲,但也僅此而已。
他們的位置是司機開車、そらる的秘書在副駕駛座,そらる坐在後排靠右側的窗戶。至於まふまふ,他則坐在更後排的地方,旁邊有一些車上日常擺放的用品。
景色如走馬燈般快速倒退,在眼底留下殘存的餘影,可惜剎那間又消失了,被下一幕所取代。まふまふ放鬆身子,整個人跟著車子顛頗震動、搖搖晃晃的,偶爾輪胎開過路面上的小石子時,他的屁股會小幅度向上彈起。
過後數分鐘後,似乎是稍稍覺得無趣了,まふまふ將視線前移到那個男人的後腦勺上,一頭捲曲黑髮被好好打理過。翹,卻不是亂。
其實這是第一次。撇除司機和秘書不談,他是第一次和這個主人單獨待在同一個空間裡。除了直接服侍そらる的次數少之又少之外,一般時候他都只能在別處遠遠觀望,距離這麼近是從來沒有過。

まふまふ不由得有些緊張了起來。

他探頭往空氣中嗅了嗅,車裡瀰漫著好聞的淡淡香水味。是不是從そらる身上傳來的呢?這是柑橘花,還是琥珀草?
腦中就一直這麼胡亂思考著,以至於當後方一台轎車煞車失靈、往前直直撞上他們的車時,まふまふ還沒反應過來。

03.
坐在最尾,那陣撞擊まふまふ第一個迎了上去,接著才是そらる。
當下,他幾乎是立刻就昏了過去。無論是人們的呼喊聲,抑或是醫療人員搬動他的身體,まふまふ通通都聽不見、也感覺不到。
恍惚中,他看見自己眼前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不斷想把他往裡頭拉。まふまふ出於本能抗拒,無奈身子完全動彈不得,只能放任著那強大的吸力帶走自己。接著,便是無邊無際的冰冷黑暗。

04.【まふまふ】
當まふまふ猛地回過神來,他身子往後踉蹌了下,這才穩住平衡。
十分突然的,他發現自己正站在一小片麥田邊,微風徐徐吹著,很是舒服。低頭一瞧,穿在身上的居然不是宅邸統一發放的制服,而是農村打扮。再放眼望去,遠遠的還能看見宅邸一角。
沒錯,遠遠的。
還沒來得及搞清楚怎麼回事,一聲叫喚便拉走了他的注意:「まふまふ,你還站著做什麼,飯不吃了?」
太耳熟的嗓音,熟悉到まふまふ一度認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可眼睛騙不了人。那頭黑色捲髮,那雙深色眸子、和身形,一切一切都指向這個男人正是そらる。
對方身上也和他一樣是農村打扮。這就怪了,在まふまふ的印象中,這人一直是西裝筆挺。但其實そらる是個衣架子,無論穿什麼都好看,即使現在也是如此。
「快進來吧,晚點菜都涼了。」そらる說。
只好暫時停止深究這件事,まふまふ跟著步進屋子。裡頭雖然簡陋了些,卻有一種家的溫馨感,黃色燈光暖暖地提供光亮。
一旁,餐桌上正擺著兩碗白米飯,另外還有兩道菜和一小鍋湯。そらる率先坐下了,可當まふまふ也跟著落座時,那難以啟齒的部位猛然傳來一陣刺痛,搞得他當場跳起來。
「怎麼了?」
「呃……」
瞧まふまふ滿臉潮紅,加上方才的舉動,そらる大改也略知一二了。只見他輕笑了聲,嗓音柔得不可思議:「如果還不方便吃的話就先去休息吧,飯我會替你留著。」
這下,まふまふ這才真正確定自己似乎是和そらる……那個了。可怎麼會這樣呢?他們可是上下屬關係!難不成他被對方強、強姦了?!
思至此,他不禁倒退了幾步,面露懼色的問:「そ、そらるさん,我們昨晚怎麼會……」
「會什麼,做愛?」見對方吞吞吐吐,そらる倒是大方。
一聽見那兩個字,まふまふ瘋狂的點頭,臉都紅到能滴血了。
然而這反應雖然可愛,但そらる實在不明白這人今天怎會如此反常,頓時有些好氣又好笑:「我們交往到現在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你怎麼還問這種問題?」
交、交往?!
そらる接著道:「雖然昨晚你到後來就暈過去了,但總不會連這件事都忘了吧。」
暈、暈過去?!
一下子消息量太大,まふまふ反應不過來,遲遲無法消化這些信息。
夜晚和そらる一起躺在床上時,他翻來覆去想釐清現在的狀況,最後終於有了個假設。據そらる所言,他們的關係是情侶,加上他們現在似乎也不是主人和傭人的身分了,可地點和人物都與原來差不多,那這個假設就很有可能成立。
在宅邸裡,そらる有一間很大的書房,裡頭各式各樣的書都有。當まふまふ偶爾分配到去打掃書房時,他會隨手偷偷拿幾本起來閱讀。某一次,他看了一本關於科幻的書,其中一章介紹到了這個──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某些科學家相信除了自己本身的這個世界外,另有一個與其相符的世界。這兩者之間基本相同,但某些地方會有落差,而將兩個世界連接起來的隧道,便稱之為『蟲洞』。
まふまふ想,假如他現在真的處於平行世界裡,那麼當時將他吸入的黑洞便是蟲洞了。

而在這個地方,他和そらる是戀人。

まふまふ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心願居然在這裡成真了。

05.【そらる】
雖然兩人撞擊時間只差零點幾秒,但そらる被吸進蟲洞的時間卻比まふまふ晚了整整一天。
他是在床上醒來的,當轉頭看見躺在身旁的まふまふ時,そらる差點沒整個人栽下床。
被這陣動靜吵醒,まふまふ起身揉了揉眼,身上寬大的白色睡衣鬆垮垮的套在身上,露出些微白皙肌膚。這對一個身心健全的男人來說實在不是什麼好現象:「そらるさん,你怎麼了?」
眼睛無法直視對方,そらる刻意撇開視線,問:「我說……我們怎麼會睡在一起?」
剎時愣了好大一下,まふまふ想這人現在又在說什麼,怎麼昨天一套今天一套的。不過為了不被識破,他馬上恢復過來,笑道:「你一大早睡昏了吧,戀人睡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嗎?況且我們都一起睡多久了。」
顯然,『戀人』這兩個字對そらる的驚訝不是一般的大。他很想說他們應該是主從關係,根本不是什麼戀人。可到最後,他終究沒有開口,因為他發現了更多怪異的地方。
例如,他現在根本不是什麼大戶,而是一介草民;他還在同樣的時間背景,可生活卻全然不同。
從中午到傍晚的時間,まふまふ和そらる全忙在農事上。一邊做著、そらる一邊思考造成這狀況的前因後果,身為一個運籌帷幄的商人,他用快了一倍的時間得出和まふまふ相同的結論:平行世界。
雖然一直過著高品質的生活,但そらる也很快適應了這種純樸的生活步調,不用時時刻刻把腦袋裡塞滿公事令他很是放鬆。況且更重要的,還有那個少年陪伴著他。
「そらるさん!」
蹦蹦跳跳的跑過來,まふまふ用手抹掉臉上的泥土,另一隻手則拿了顆鮮紅的蘋果,對方將蘋果遞給他:「剛剛摘的,吃嗎?」
「嗯。」
接過來往上頭咬了一口,甜膩的汁液充斥口腔。まふまふ巴眨著眼望他,裡頭水潤水潤的:「怎麼樣,好吃嗎?」
そらる點了點頭:「很甜。」
聞言,まふまふ開心的笑了,他也湊過來咬上一口:「嗯,果然很甜!」
望著まふまふ的笑容,そらる情不自禁伸手觸碰,最後彎身一吻。

在這裡,他可以自然地做著他一直以來想做的事。

06.
他們沒有浪費上天給的這個機會。
簡直沒有一個人突然跑到平行世界裡該有的慌張,他們悠閒過著日子,甚至一點也沒有想要回去的念頭。
「そらるさん!」
一抬眼就是まふまふ近在咫尺的臉,當そらる正想回「做什麼?」的同時,軟軟的觸感猛地貼上他唇瓣,接著便看見白色少年很快跑開,隱約還能瞧見耳根子染了幾絲緋紅。
實在不知道該做何反應,そらる只是起身拉拉筋骨,下一秒邁開腳步,往まふまふ的方向快速奔跑。
怎麼也沒料到會是這種狀況,まふまふ嚇到了,也趕緊抬起腿來狂奔。兩人就這麼在麥田中追逐,踏過了石子和雜草。
最後是まふまふ體力不支先停了下來,そらる則煞車不住、從後頭一把將人撲倒,導致兩人雙雙跌在泥土上,手和臉都髒兮兮的。
躺在地面,他們先是互相對望,那沾滿泥土的臉實在有夠醜。不知道是誰先發出笑聲,當回過神來時,兩人皆是哈哈大笑著。
俐落翻了個身,そらる兩手撐在まふまふ上頭,彼此氣息相互混雜,身旁還有植物的味道。緊接著,他們親吻,舌與舌勾住、交纏,甜蜜的啜吸。

恍惚之間,そらる想起自己也曾經這麼幻想過。

那時,他收購一片田地。正值稻麥收割期,整片橙黃麥穗融了夕色,如同金色海浪般隨風晃蕩著。
そらる昏呼呼的想,若是把那個白色少年放進眼前這片景色,金絲爬上他的面頰,壟罩於一片光暈之下。如此一來,是不是也能成為天使了呢。

07.
為了更加熟悉平行世界裡的『まふまふ』,一大清早,まふまふ便在房裡翻來翻去的,最後終於找到一本他的日記。
迫不及待翻開,裡頭皆紀錄生活瑣事──像他們這種身分的人,也不會發生什麼大事件了。而其中在十月十八日的地方比較特別,上頭被特地註記了幾個大大的愛心,まふまふ定睛一瞧,這才發現上頭居然用音符記了一首曲子,說是そらる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然而,才看了開頭短短三小節,まふまふ幾乎就可以確定是那首歌沒錯,因為他實在太熟了。
這首歌的確是そらる寫的、也的確是拿來送人的,可對象並不是他,而是一位公爵的小女兒。
當時在宴會上聽見這首曲子,沁人心脾的旋律讓まふまふ是立刻傾心,趕緊手忙腳亂的拿簿子把旋律抄記下來。由於不能使用樂器,まふまふ只能偷偷躲起來,手腳並用的打著拍子。

而誰又能料到,如今,這首歌居然變成了他的生日禮物。

心思頓時有點複雜,まふまふ抱著日記去找そらる:「そらるさん,你再彈一次給我聽吧。」
「彈什麼?」そらる問。
まふまふ回答:「就是,我生日時你送給我的曲子。」
糟糕。
在心裡暗叫一聲,そらる渾身僵住。怎麼辦,他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裡的自己送了什麼曲子給まふまふ。
不過幸好,就在そらる以為自己會漏餡時,まふまふ把日記上的樂譜呈到面前給他看:「喏,就是這首。」
一下子放下心中大石,そらる抬眼朝樂譜一瞧,那瞬間的反應幾乎是和まふまふ如出一轍。這首歌怎麼會在這,還是他作給まふまふ的生日曲?
不過出乎意料的是,很快地,まふまふ沒想明白的地方,身為當事人的そらる馬上就懂了。他確實是把曲子送給那私底下跟個男人婆似的大小姐,可沒有人知道的是,在創作時,自己心中想的卻全是那個少年。
也就是說,這首歌表面看來是送給那女人,實際上則是做給まふまふ。

這兩個世界還是有關連的。

撫了撫對方頭頂,そらる走到一旁去,向上掀開老舊風琴的蓋子。他在風琴前坐好,一腳踏住下頭踏板,指尖擺上琴鍵、奏起。
下一刻,樂音如流水般洩出,音符間處處是甜膩,像倒入整罐蜂蜜似的。まふまふ不笨,他知道那全是日積月累的情感。
到這裡,他不禁忌妒了起來。他忌妒『まふまふ』能夠毫不費力,擁有他所想要的一切。

08.
日子實在過得很愜意,不知不覺三個月就過去了,但在原來世界或許只過了三天也說不定。
這三個月以來,他們天天膩在一起,搞得跟連體嬰似的,因為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回去。簡單來說,兩人心底總懷著一份擔憂害怕。
一日夜晚,まふまふ洗好澡出來,發現家裡頭哪都沒看見そらる的身影。他四處喚了幾聲,也無人回應。
不由得有些慌張起來,まふまふ撈過沙發上的外套披在身上,推開門直直往門外衝,卻在這時停下腳步。
「そらるさん?」
「哎,我還在想你什麼時候會出來呢。」
眼前的そらる坐在竹子綁成的躺椅上,姿勢看來十分輕鬆。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示意對方過來坐。
まふまふ乖乖走了過去,竹椅夠大,但兩個男人躺在一起還是稍稍嫌擠了,身體彼此貼著,まふまふ躺在そらる的臂彎中,溫度很暖人。
「そらるさん,你在這裡做什麼?」
「賞星呢。」
「嗯?」
有點不太明白,抬頭一望,卻是當場愣住了。這裡光害少,まふまふ就這麼看大把白銀星子撒上夜幕,透出一點一滴微弱卻璀璨的光芒。隱隱約約、甚至還能看見一條若隱若現的光道,那是聯繫兩端的銀河。
他們就這麼靜靜望著、靠著。廣闊天地下,兩抹依偎的人影。而待日夜輪轉、星移物換,若還能同現在一般,那便是最美好的恩賜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氣氛感染,まふまふ朝後,靜靜開了口:「そらるさん,你相信有平行世界嗎?」
「相信。」
太過篤定的話語讓まふまふ不禁一愣,但也是短短的剎那罷了:「那你有沒有想過,在那裡的我們是什麼樣子?」
許久不見回答,只見そらる摟緊了まふまふ,凝望著星空低語:「……不管怎樣,肯定是現在比較好。」
「嗯。」まふまふ覆議,輕輕點了點頭。
這樣就好。就好。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09.
在那裡,他們需要顧忌的事太多太多。
眾人的目光,身份、階級的差距,再加上門當戶不對,導致他們不可能向彼此說出愛,這誰都明白。
因此,這個平行世界就成了他們彼此滿足自我夢想的地方。說來也好可悲,他們居然只能透過這種狡猾的方式來填補自己妄想的空缺。
不過,即使狡猾又有什麼關係呢?若狡猾能換來這麼一段日子那也甘願了,至少留下一個深埋心底的回憶。
而總歸來講,會說這麼多,是忘了從哪天開始,他們發現自己一天的睡眠時間開始拉長,這顯然不是個好現象。
每當他們憑著意志力想要清醒,卻依舊抵不過睡意。也大概從這時開始,他們幾乎每天都會做夢,夢見在宅邸生活的日子。

時候到了。

某一日午後,まふまふ坐在小小的圓桌前,扭頭眺望窗邊。陽光悄悄灑上他的臉、他的眼睫、他的唇,金粉似的,宛如與世隔絕的精靈,超凡脫俗。
そらる在這時走過來。他坐在對面,順手將圓桌上的書卷整理整理,接著道:「又想睡了?」
「嗯。」まふまふ軟糊糊的應了聲。雙眼犯睏,像貓。
「那就睡吧。」他說。
「不要。」
「我會叫醒你的。」
微微擰起眉,まふまふ思考了很久,最後還是搖頭,捏了捏他的手:「一起。」
「一起睡?」
「嗯。」
向上扯了扯嘴角,そらる沒辦法,只好柔聲道:「那調鬧鐘吧。六點的時候起來,今天的晚餐是燉牛肉。」
「好。」
臉上揚起滿足的笑容,まふまふ和そらる趴在桌子上。他伸出手去握男人的掌心,很用力很用力。因為若未來無法再體會,他想趁現在全記起來。

輕輕地、輕輕地,那是樹葉吹動的沙沙聲。窗簾被風帶起,迴了一圈、又一圈。

他們睡著了。然後,久久不曾睜眼。

10.
在刺眼的暖光下,まふまふ和そらる幾乎在同一時間醒來。
一樣的白色牆面、一樣的藥水味,只是一個的病床邊圍滿了人、另一個的病床邊空空如也。
呆望著天花板,そらる在眾人注視下深深地、深深地嘆了口氣,而まふまふ則是緊緊閉上雙眼,頓時覺得一陣哽咽。
從這一刻開始,兩人都知道自己回歸了真正屬於他們的世界,那段相處的日子恍若夢境。

他們的關係在平行世界裡交會,在原來世界裡回到平行。

评论(18)
热度(142)

© 少女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