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MM

soramafu/vmin
我喜歡櫻花,因為櫻花像妳。
(為劇情開車,其餘不開)
p.s有時候評論會漏掉回覆,但一定看過

微博:MM_吸旻少女

黑澤明的第九個夢【甘党加湿器】

昨天看到朋友路奇的照片覺得很有感覺就拿來寫了,照片下收。之後上網搜索了一下那家戲院,因此文章中直接沿用戲院的名字和歷史,挺令人感慨。
另外裡頭提到的電影真的很推薦大家去看,雖然是1990的電影了,但無論是畫面或想傳達的含意都讓我覺得非常棒,是很美的一部電影。影長大約兩個小時,可以利用暑假沒事時去看一下,肯定會有收穫的。

<

00.
『我曾作過這樣的夢……』

01.
某一天,天月在自家附近發現一個老舊的電影院。
『利澤戲院』四個大字寫在上頭,宣傳海報、時間表、價目表、本日放映的電影……用白色油漆漆成的牆面幾乎已經剝落,他探頭從小小的售票口中望進去,除了一片黑之外什麼也沒有。
依他看,這間戲院至少有二十年以上。不說那海報上的電影名稱他連聽都沒聽過,光看價目表上那便宜到令人不敢置信的門票價格,就足夠說明戲院的歷史。
往後退了幾步,天月對著那大門深鎖的戲院望了許久,可最後還是撇過眼,轉身離去。

02.
要說為什麼又回到這裡,天月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伸手推了推戲院大門,不意外是一動也不動。他使勁去摳門鎖,結果不知是太老舊還是怎麼著,門板居然真的鬆動,點點木屑飄揚在空氣之中。
再費了一些力氣讓門呈現半開,天月開啟自己手機的手電筒,側身溜進戲院。瞬間,陳舊的氣味撲鼻而來。

黑暗籠罩著他。

直到這一刻,天月才覺得自己瘋了。他什麼時候有這麼大膽子,敢一個人闖進廢棄多年的戲院。
尤其,是當手電筒猛然照出那男人的身影時,他差點沒當場嚇暈過去。

03.
「你……你是鬼嗎?」
面對不知何時出現在這的男人,天月顫著聲音問。
而聽見這個問題,男人著實愣了下,接著朝他一笑:「嗯,是鬼喔。」
對方如此坦然的承認,恐怖度反而下降不少,至少天月是漸漸不再抖著雙腿了。他用手電筒照了照四周,開口:「那個……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我現在馬上就走。」
「打擾?不打擾的。」男人說,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腕,「如果不趕時間的話,稍微留下來一會兒吧,我想跟你說說話。」
「好。」天月點點頭,「可在這之前,你能不能把燈打開,這樣黑我有點害怕……啊,你照到光會不會怎麼樣?會的話就……」
「天月くん,」打斷了他的話,男人把緊急照明打開,暖暖的燈光灑在兩人身上,「你真體貼。」
望著眼前褐髮的男人,太過佼好的面孔讓他忍不住呆了,甚至連對方為什麼會知道他的名字也沒能問出口。

那狹長的雙眼,就像狐狸一樣。

04.
這間戲院在以前是非常繁榮的。夜晚時,戲院外的彩泡會亮,為漆黑的夜填上七色光芒。
『今晚就約在利澤戲院吧』、『我們明天去利澤戲院看那部新上映的電影吧』……那些來來往往的客人,大聲談論著電影情節也好、無意義的聊天也好,全都是令人懷念的過往。
再之後,似乎是財務糾紛的原因,戲院在某天突然關門,而他甚至連那日子的確切日期也忘了。
一夕之間,人去樓空,這附近漸漸的變得冷清。加上下一代的出生,受歡迎的地方早就改變,利澤戲院這個名字便不再出現於人們口中,偶爾能聽見,也盡是些老一輩的人,那無限懷念的話語。

這些,全是名為伊東歌詞太郎的男人告訴他的。

05.
假日跟著朋友去了趟二手市集,天月在其中一攤裡發現一台老舊的電影放映機,他幾乎是立刻就買了下來。
「這東西雖然老,可還能用呢。」拍拍機器,老人自豪的笑著。
最後在結帳時,老人從後方掏出一卷錄影帶,說是送他的,是自己很喜歡的電影。
彎身向對方道了謝後,天月抱著機器往戲院走去。

一看見這台放映機,伊東的眼瞬間都亮了。
原本那台放映機在時間的推移下早就報廢,他們趕緊把機器架好,接著把錄影帶裝了進去。
兩個人就坐在影院正中間的座位,其他位置的椅墊上滿是灰塵。燈光暗了,影片光源從後方投射而出,打在前方的大螢幕上,彩色畫面配合著沙沙作響的聲音傳來。
「啊。」播放開頭,伊東低低的叫了一聲,「這部電影我很喜歡,天月くん看過嗎?」
「沒有,這是什麼?」
「夢。」伊東說。

黑澤明做了八個夢。

06.
每個夢有十五分鐘,這部電影由八個夢境所組成。
「你會喜歡這部電影的,拍攝手法、色彩呈現都很棒,想傳達的東西也是。」
輕輕應了聲,天月回過頭,專心看起影片來。
第一個夢是狐狸娶親。影片的開頭,媽媽對孩子說:『這天氣可怪了,又出太陽又下雨的,狐狸都會趁著這種天氣舉行婚禮。因為他們不想被人看見,所以如果被你看到的話,他們會生氣的。』
可即使如此,男孩依然抵不過好奇心的誘惑,不聽勸告跑進森林,並且看見了狐狸娶親。回到家後,媽媽在門口看著他,並從懷中拿出一把匕首:『你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我不能讓你進家門。一隻憤怒的狐狸來找過你,他留下這個,你要以死謝罪,快去求他們原諒你,把刀子還給他們,說你很抱歉。狐狸是很記仇的,你要有以死謝罪的心理準備,快去吧!除非他們原諒你,否則我不會讓你進門的。』
於是最後一幕,是男孩要去彩虹的盡頭找到狐狸。環繞在他四周的田野中,遍地花朵鮮豔綻放。
播到這裡,就在天月準備看下一個夢時,畫面突然黑了下來。他轉身,發現伊東把放映機關掉了。
「歌詞太郎さん?」
「剩下來的明天再看,我們一天看一個夢吧。」他說。
「為什麼,如果我想要在今天全看完呢?」
「不行。」伊東走回來,雙眼注視著他,「如果今天全看完,你會受到詛咒的。」
「真的?」
「假的。」
「為什麼說這種謊?」天月問。
「因為,這不是和剛才的夢一樣嗎?大人總會在小的時候和你講一些民間傳說或禁忌,大部分孩子即使不太相信,心中還是會升起顧忌,盡量不去觸犯。」伊東回答,「雖然我或許是隨口說說,但若我剛剛回答『真的』,你也不敢在今天一次把影片全看完,你怕受到詛咒。」

就跟,那些人們也不敢接近他,怕會受到詛咒一樣。

07.
接下來的日子,天月每天都來,伊東會在位置上等他。
『桃花劫』、『雪女』、『隧道』、『鴉』、『紅色富士山』……看完第六個夢,天月的眼還充斥著火光的顏色。
「你說,如果哪天我們的核電廠也爆炸了,會跟電影裡的畫面一樣嗎?」在伊東把放映機關掉的同時,天月趁機詢問。
對方搖了搖頭:「肯定是更加恐怖的樣子。那之後,世界會宛如地獄,就跟下一個夢一樣。」
「下個夢?那在說什麼?」
「嗯……不能告訴你。」伊東勾起嘴角,指頭輕輕捋著對方的髮尾,「如果天月くん想知道的話,那就明天再來吧,已經是第七個夢了。」

08.
在看完第七個夢『食人鬼』後,一想到明天便是壓軸的第八個夢,天月心中不禁期待起來。
可就像在故意戲弄他一樣,隔天從早上開始就不斷降下大雨,幾乎是出去就會瞬間被打濕的程度,因此天月只好迫不得已留在家裡。
「對了天月くん。」昨晚在他家留宿的まふまふ拍了拍他,「你知道我們這裡後面的那座山嗎?我最近聽到一個故事,關於山裡一間神社的。」
「神社?」
「嗯。據說在山的深處有一間神社,可沒人知道裡面供奉著什麼,感覺很神秘吧?要不要去看看!」
「現在?!」天月瞪大了眼,「現在外面狂風暴雨啊,你瘋了不成。」
「也沒人說現在啊。」まふまふ反駁,「嘛,我覺得這場雨搞不好再晚一些就停了,我們到時去看吧。」
眼看反正也拗不過まふまふ,天月只好附和著答應。而不知是不是對方太幸運,約在傍晚時分,雨真的停了。
他們兩個跑到後山去,依著留言的路線不斷尋找,終於在一個十分隱密的樹叢後發現一間小神社。
「應該就是這個沒錯!」
まふまふ興奮的跑過去,天月在後頭跟上。因為長年沒有人來參拜的緣故,神社四周已經雜草叢生,或許還有蛇也說不定。
蹲下身子,他們兩個彼此對望,接著一人一邊把木門打開。

『咿呀——』

隨著木門的開啟,望著裡頭蒙著灰的狐狸雕像,天月微微睜大了眼。

09.
「天月くん,你來啦!」
伊東朝他揮了揮手,天月小跑步坐到對方身邊,一張口就是先道歉:「對不起,昨天雨太大就沒有來了。」
「沒關係的啦,這種事情。」伊東毫不在意的道,「反正你今天不是好好的來了嗎?這樣就夠了。」
聽見這話才真正放下心。隨著燈光再次暗去,他們坐好,一同觀賞最後一場夢。
第八個夢『水車村』,描寫一名攝影師偶然來到一個幾近桃花源的世界,那裡的人們全都捨棄便利,崇尚自然的生活,舉世無爭、與天地和諧相處。
劇中,攝影師在河邊遇到一位修理水車葉片的老者。老者邊修理著水車,便指責現代的種種愚昧行為:『我們遵照古法過日子,現代人都忘了他們也是大自然的一部份,然而他們卻摧毀了我們賴以維生的大自然,他們總以為能改善這個世界,尤其是那些學者,他們也許聰明過人,但多半不了解大自然的真諦,他們發明了那些到頭來使人們不快樂的東西,卻因此而沾沾自喜,更糟的是,多數的人將其奉為神明。』
接著,他們在談話中又講到『死亡』。在那裡,他們是用高興的心情去舉辦喪禮,水車藉此傳達了生命不息。
整部片最後以水車村的河水作為結尾,電影終於結束了。錄影帶不再運轉,燈光亮了起來。
「看完了,感覺怎麼樣?」
「很好看。」
「我就說了,你一定會喜歡的。」
語落的同時,天月猛然握住他的手,伊東感受到一點些微的抖顫。他將自己的手覆了上去,輕聲詢問:「怎麼了?」
「我說……難道我這也是在作夢嗎?」天月抬頭望他,「難不成這一切都是夢,而我卻沒有發現?」
聞言,伊東笑了,那雙眼讓天月立刻想到神社裡那座狐狸雕像,簡直一模一樣。

「到底是不是夢。如果是的話,那麼作了這個夢,你又想說什麼樣的故事呢?」

10.
從前從前,森林裡有間小神社。

神社建造的位置實在不怎麼好,即使正日當午,神社也沐浴不到一點陽光,一年四季總是如此,因此帶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氣息。
沒有人知道神社裡供奉的是什麼,可或許是被周圍環境所影響,漸漸的,開始傳出裡頭的神已經墮落、化成惡靈,只要靠近便會遭受詛咒。
謠言一傳十、十傳百,接著、甚至連前來探索的人都沒有了,神社幾乎荒廢。
從那時候起,便有個狐神常偷偷出現在利澤戲院。可他其實不是喜歡電影,而是喜歡接近人群,即使在戲院沒落後亦捨不得離去。



——「他一直好孤單啊。」


评论
热度(68)

© 少女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