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MM

soramafu
我喜歡櫻花,因為櫻花像妳。
(為劇情開車,其餘不開)
p.s有時候評論會漏掉回覆,但一定看過

防彈新拉了獨立帳號,走:lichuan795
微博:MM_吸旻少女

亡魂終結曲【そらまふ】

幽靈守則歌曲衍生。
今天突然發現自己寫到一半,回頭補完。中間部分被屏蔽了所以走連結。

<

00.
為愛說謊的人都是騙子。

01.
整個世界突然間變得很安靜。
雨滴的聲音、汽機車的喧囂聲、人們交談的話語,就連最微弱的呼吸聲也聽不見了,一切回歸寧靜。
そらる把窗簾拉起,地板的冰冷直直從腳底竄上。這刺骨的寒不禁讓他想起了不久前的日子。

生鏽的長鐵杆、灰暗的天空。

白髮少年坐在遠處的沙發上,一動也不動的望著他。

02.
そらる非常確定自己殺人了,刀子的觸感和飛濺到臉上的鮮血他到現在都還能感覺到,犯案畫面就如同投影片一般在眼前不斷播放。
那是一次壓力的爆發。長期忍受下,他對自己的上司痛下殺手,接著理所當然是被補了。
國家還看重法律,並不是那麼失敗。そらる在心底嘲笑。
被押進牢裡時,那裡總有股揮之不去的霉味。空氣濕濕黏黏的,鼻子怪不舒服。
他被關在一個空的雙人牢房,唯有牆上的裂縫透出幾絲光線。在這裡,他連天空也看不見。

03.
そらる算過,大約過了七天,牢門再度開啟。
那少年也是被押進來的,手上還套著鐐銬。燈光太暗,そらる沒有看清這人的表情。
接下來的時間,這少年不吃不喝,只是躺在硬冷的木板床上動也不動。そらる看對方也沒有來吃飯,剩著浪費,便自己一個人吃了三天的雙份伙食。
終於在第四天時他良心發現這麼做似乎不妥,起身去看了看少年,發現對方氣息十分微弱,そらる這才嚇得把食物和水灌進對方嘴裡。
大抵因為動作的關係,少年被吵醒。對方半睜開雙眼,そらる看見那瞳孔裡藏著一片紅色,是血的顏色。

04.
正常飲食了幾天,那少年終於可以說話。
「……洗澡……」
「嗯?」
「……我要洗澡……」少年輕哼。
「等明天吧,今天時間過了。」そらる道。
「嗯……」說完,少年翻個身,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そらる發誓對方絕對不知道自己剛才在和誰對話。到了明天,他拎著人去洗澡,沒想到少年一洗完出來,そらる當場就愣了一下。
「呃,你……」半天也想不出個形容詞,他搔了搔臉道:「你其實,還挺好看的。」
原本一身髒還看不出來,等洗去那些污穢後,發現少年的皮膚很白,一張臉十分精緻、卻也不是柔弱。
少年抬眼看了看他,輕輕掀唇:「禍害。」
「什麼……?」
そらる還沒反應過來,對方又睡了過去。

05.

06.
他生來便是孤兒,被送到一間違法經營的孤兒院裡。
十五歲那年,他被一對膝下無子的夫婦所收養。一開始那夫婦對他就如同對自己的親生兒子般那樣好,儘管家裡清寒,他們也不會讓他餓一頓飯、著一頓冷。
這段生活一直是很美好的,至少他是這麼認為。可某天晚上,那男人醉著回來,忽然衝進他的房間裡強姦了他。
他嚇傻了,趁一個空檔哭著跑去向女人求助。男人這會兒還在酒醉中,面對眼眶泛淚的他和瞪紅了雙眼的女人,男人居然直接忽視了他的妻子,就這麼一手挑起他的下巴、口中糊里糊塗的喊:「小美人兒……」
就在自己被女人一巴掌扇到地上時,他還搞不太清楚狀況。後來他知道了,原來是女人認為他勾引了自己的丈夫。
那夜之後,日子苦不堪言。
女人時不時虐待他,而男人自從上過他一次發現那滋味的美好後,也會趁著女人出門時要他第二遍、第三遍……
因為孤兒院是違法經營,沒有辦法向上申訴,只好任由他繼續待在那個殘破的家庭中。

就是因為這些經歷,まふまふ已經失去愛太久太久了。所以當那些愛的話語從身後傳來時,儘管清楚是謊言,卻依舊能很輕易的讓他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07.
そらる殺了人,懲罰下來了。一命償一命,他的刑是死刑。
處刑日就在今晚。早上時まふまふ被叫了出去,到現在還沒回來。そらる一個人躺在床上,靜靜閉起雙眼,心裡已經做好隨時迎接死亡的昭令。
終於,天色似乎暗了下來,大片的墨灑在空中。牢門被推開了,傳出一陣刺耳的噪音。

そらる站了起來。

監獄長朝他開口:「我們抓到真正的兇手了,你明天就能回家。」

08.
結局被翻轉。

此刻,そらる站在自己家裡,茫然的看著地面。
他知道人是自己殺的,記憶不可能出賣他,警察所採集到的證據也是。可現在這事似乎不是當務之急,重點是,那個『真正兇手』是誰。
誰來頂替他的罪?
そらる想了又想,最後還是沒有解答,決定先去睡一覺。在牢裡躺了許久的木板床,如今睡在柔軟的床墊上,他沒多久便打起了鼾聲。

早上起來後,整個世界突然間變得很安靜。

09.
在沙發上看見白髮少年時,そらる好像懂了什麼。
視線往下,再看見對方心口上那道槍痕,他腦中先是一片空白,接著就是從腳底開始往上炸開的、全面性的爆發。
「你在搞什麼?!」
一把衝上去揪住少年的領子,そらる雙眼赤紅,和那個女人一樣:「你在搞什麼?!」他又吼了一次。
まふまふ整個身子冷冰冰的,絲毫沒有人的溫度;衣服抓在手裡,似乎下一秒便會無情的往空氣中消散。
回想起那天從早上出牢房後就沒再出現的まふまふ,そらる知道眼前這個人早就不是人了,這人已經為他而死了。

「為什麼。」

良久之後,他才幽幽的回答:「因為我喜歡你。」
そらる嗤笑一聲。
「但你很清楚我根本不喜歡你,不是嗎?」
「是。」まふまふ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整個身子下拉,目光迎了上去:「我就是甘願為你這麼做的,你可以開始嘲笑我了。」
他們之間僵持了很久,最後是そらる貼近他耳邊,緩緩低語:「你犧牲了自己的性命,只因為你喜歡我?」
愣了一秒,まふまふ僵硬的點了點頭。
そらる嘲諷的笑了。

「你這個騙子。」

10.
某一次,女人又對他施行暴力。而興許是那天心情特別不好,她就把心裡所有怒氣發洩在他身上,瘋狂地將人往死裡打。那段時間,她幾乎聽不見外界的聲音
良久之後,就在女人抒發完了,醒了過來,才發現那少年已經動也不動了,地上滿是觸目驚心的血跡。
她嚇壞了,顫抖著過去探探鼻息,然後倒抽一口氣。等晚上男人回來,他們直覺事情不能鬧大,兩人便哆哆嗦嗦的把少年偷偷埋在深山裡。

等まふまふ再次醒來後,他花了三天時間才發現自己不再是人。

無法投胎,一個人在世間晃蕩。可奇怪,大家能看見他。
第一次把刀插進那對夫妻的胸口時,まふまふ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可在他正想插入第五十刀時,才發現好幾名警察就站在他身後。
於是乎,他進了牢,遇見男人,竄改證據頂罪。
他的想法很簡單。反正一開始就死了,再為那虛華不實的愛死一次也無妨。

まふまふ後來才知道,原來亡靈也是能感覺到痛的。那是當他站在刑場上,子彈穿越心臟的時候。

「你少擺出那副為我犧牲了很多的樣子。我的罪我能自己擔,我還有尊嚴,不需要你自以為是的施捨。」
此時此刻,直視そらる溢滿嫌棄的雙眸,まふまふ不著痕跡的笑了。
的確是自私任性豢養了他,可你呢?難道你心裡沒有感到一點點慶幸、慶幸自己現在還能活著站在這裡?

少一昧地裝成受害者了,你明明才是加害者啊。

评论(10)
热度(108)

© 少女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