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MM

soramafu/vmin
我喜歡櫻花,因為櫻花像妳。
(為劇情開車,其餘不開)
p.s有時候評論會漏掉回覆,但一定看過

微博:MM_吸旻少女

漂泊者與留守者【そらまふ】

練習架背景和描寫,大概有點枯燥
並沒有什麼劇情。・゚・(ノ∀`)・゚・。

<

00.
我知道你就在那裡,那個我喊不出名字的地方。

01.
天氣不是太好,烏雲陰陰的罩住天空。
まふまふ從床上醒來,身上只套了件單薄的米色外套。他打了個大呵欠,轉頭一望,外頭樹上的鳥兒看不太見了,估計等會是要下雨,全給躲了起來。
下床往廚房走去,まふまふ翻出鐵鍋子熱了牛奶喝、再搭上塗抹果醬的雜糧麵包,他給自己在裡頭多塞了半塊奶油。
用過早餐後,まふまふ輕輕『啊』一聲,趕緊拿出他暗黃色的大洗衣籃,推開咿呀作響的木門,到外頭去把衣服和幾件毯子通通收了起來。
衣服淋濕了就不好,得快點。他心裡想。
而就在まふまふ收起最後一件衣服時,天空開始落下水滴、灌溉大地。

滴答、滴答。

02.
隔天天月一早就來了,まふまふ正把成熟的橘子採下來準備做果醬。
「你這兒的路還是這麼難走,真心不考慮搬到城裡來?」
まふまふ對這建議直接搖了搖頭:「他會找不到我的。」
「癡情。」天月唸了一聲,用手指輕刮他鼻頭。
中午まふまふ焗了一顆白菜當午餐,天月嫌吃不夠,硬是自己再煎了幾顆蛋。
「等等你和我回去吧,快過年了,你總要買點東西?」
「好。」まふまふ嚼了一口白菜,有點燙舌。

03.
兩個人先是踏著崎嶇的山路到山腳下,再慢慢沿著田埂走。那一路都是小石子,まふまふ用腳踢了踢,把石子踢進旁邊的草堆裡。
目的地離得不是很遠,大約五分鐘的路程,車站有個很顯眼的紅色屋頂。天月買的是來回票,他示意まふまふ稍等一下,自己去櫃檯幫對方再買了一張。
在天月買票的時間裡,まふまふ站在不算平整月臺上,出了神的望著牆上老舊的告示牌和那斑駁的油漆。

任何事物都是過去,時間一直在走。

まふまふ仰起頭,對著天空深深吐了一口氣。他閉上眼,鼻尖嗅到一股從遠方傳來的,淡淡的煤味。

04.
城裡依舊熱鬧,大約是快過年了,人人都忙著採買年貨。對於兩個月沒聽見這麼多人聲的まふまふ來說,頓時還有些不太習慣。
天月先帶まふまふ買了幾件比較保暖的大衣,對方再自己挑了靴子和手套。山上總是比平地冷一些,天月買下一條淡藍色的圍巾送給まふまふ做新年禮物。
「今年過年你想怎麼過?」天月轉頭詢問。
まふまふ把衣服換了隻手拿,嘴上回答友人的問題:「別那麼複雜,和以前一樣就行了。 」
「好啊,那記得那天要來我這兒吃飯。剛好歌詞太郎さん最近也新研發了幾道菜,你就過來嚐嚐味道吧。」
聞言,まふまふ笑著調侃:「敢情這是把我當白老鼠呢。」
「那什麼話,平常這工作都是我在做的,你也就這麼一次,還抱怨呢。」天月也跟著嬉鬧回去。

05.
因為過年決定去和天月他們過,まふまふ自己就不買什麼食物了。他最後只買了包蘋果乾,這東西他挺愛。
逛著逛著,兩人逛進路邊的小攤舖。這城再過去一點就是港口了,船隻貿易發達,外來物品挺多,常常能在這裡挖到些稀奇的玩意兒。
「哎你瞧,這鍊子挺美的。」天月拍拍他肩膀,把一條鍊子給舉了起來。
まふまふ看過去,那項鍊是金的,中間垂著一顆透明的玻璃球體。他用拇指和食指捏起玻璃球放在太陽下細看,裡頭承載的藍色水晶碎片一閃一爍、像是把金色光絲全往身上攬了去。
「好不好看?」
「好看極了。」
「那就買吧。」天月二話不說,高高興興的付了錢,項鍊就直接這麼戴著了。再瞧他表情,噫,有夠得瑟。
まふまふ撇頭不想看他,自顧自的把一個馬克杯拿去結帳,然後被天月看見了。
「まふまふ,你買杯子呀?」
「嗯。」まふまふ小心翼翼的把馬克杯放進背包裡,再用外套往上頭包了兩層,這才安心許多:「他總喜歡熬夜,我勸過了也不聽,就想算了。至少如果他哪天回來了,我還能泡咖啡給他喝。」

06.
そらる離開的時候是冬天,萬物蕭瑟的季節。
那天的他穿著一身黑灰色,肩上背著扣環式的皮質背包。腳下的鞋子已經有些舊了,原本是白色的鞋如今泛了點黃。
其實まふまふ本人對於這段記憶並不算清晰,他那時根本還沒完全睡醒。
そらる也不曉得是不是故意的,挑在這種時刻離開。他站在床邊用手撥弄了幾下戀人柔軟的髮絲,まふまふ覺得有點癢,不甘不願的撐起眼睛,接著便聽見そらる的低語:「走了,等我。」
「嗯……」昏昏糊糊的應了聲。就在自己又要睡過去時,まふまふ才猛然驚覺不對勁。
然而為時已晚。當他驚慌地再度睜開眼,殘留於瞳孔中的便只剩那抹背影。

徒留一句『等我』就獨自離去,本該是極其自私的。但まふまふ卻一直守著這句話。
這一守,就是六年。

07.
這六年間,そらる曾寄了兩次信回來。
第一次是在四年前,まふまふ剛給花播種,回來就看見信箱裡躺了封米白色的信、上頭有些黑色污痕,估計是送信途中沾上的。
盯著寄件人的名字反覆看了三遍,まふまふ還有點不敢置信。他迫不及待把信小心拆開,裡頭有張信紙和一朵白色壓花,是まふまふ沒見過的品種。
而信中所提到的,是そらる遇見一名很有閱歷的老人,他跟著老人共同遊走了六個城鎮。現在所待的這個城鎮的土十分適合栽培花卉,因此有花都之稱。
中間提及一點旅途中的小事,最後在信的末尾,そらる補了一句──『一切安好』。
看見這行字,まふまふ激動的把信收起來,夾在自己的日記裡。壓花則是當作書籤來使用。

他不奢望太多,只要對方一切平安,就好。

第二次是在兩年前。這次寄來的信裡照樣放著一張信紙,不過花則是變成了幾片樹葉。
そらる在信中表示自己這兩年都在少有人煙的地方,因此沒有辦法寄信。現在剛到了一個小農村,那裡的馬鈴薯種得特別大,加上胡蘿蔔和花椰菜下去煮湯也特別好吃。
不過まふまふ實在想不透馬鈴薯和樹葉有什麼關係,好在そらる有替他解答。
照著信中指示把樹葉捲成細管狀,まふまふ對著口輕輕一吹,悅耳的樂音頓時從葉片中響起,繚繞整個房間。

08.
在到天月家之前,まふまふ趕緊挑了一天來整理家裡。
其實整個家也不大,加上まふまふ平時都有勤於清掃的緣故,整理起來並不算太累。
晾好衣服後,まふまふ決定去整理一下書房。那間書房挺大,只比臥室要小一些。
由於他和そらる的書架是分開的,まふまふ先把自己那邊的書重新按系列放好、分大小排序。整理到そらる那兒時,他意外翻出一些そらる以前用鉛筆抄錄起來的地圖和史事。
由於放置過久,紙張已經泛黃,有些甚至被衣魚侵蝕過。
まふまふ輕輕攤開紙張,眼睛瀏覽過上頭的字跡。他一直很認同字能表現一個人的說法,因為そらる的字就如同他本人一樣,恣意而不受拘束。

多麼有意義的生活,多好。

把紙稍微拿去外頭曬了一下,まふまふ重新將它們放回書架上。最後看著被打掃得乾乾淨淨的屋子,他不禁揚起嘴角。

即使少了一個人,這還是兩個人的家。

09.
過年那晚まふまふ依約前往天月那。晚餐時,伊東端了他的新菜色出來。
「吃吃看吧,我覺得挺不賴的。」伊東顯然是相當有自信。
他把許多核桃放進雞裡,再加上當季時蔬和提增味道的香料,最後整隻雞送去烤箱烤,拿出來是烤得一片金黃。
まふまふ和天月在咬了一口後,不約而同的大嘆好吃,伊東便果斷把其加進餐廳的菜單裡了。
用過晚餐後,在天月去洗碗時,伊東轉頭朝まふまふ問了句:「對了,そらるさん還是沒回來?」
「嗯,還沒呢。」
「這樣啊……」對方稍稍感嘆了幾聲。後道:「是說,まふまふくん也很厲害呢,這麼久以來也沒看你因寂寞鬧過。」
「是嗎?」被這麼一說,まふまふ頓時有些錯愕。
「嗯。」伊東撐頭望向他,輕聲開口:「很成熟呢,まふまふくん。」

而為了迎合節日氣氛,夜晚總是會小酌幾杯。無奈まふまふ的酒量本來就糟,一下子就醉得一塌糊塗了,口裡直嚷著『新年快樂』。
伊東和天月兩人看了簡直哭笑不得,後來是伊東提議要天月幫忙把まふまふ送回去。
天月馬上反駁:「不行不行,要讓我帶一個醉鬼走那山路,我可走不動。」
「那,就我們一起去吧。」伊東笑了笑,最後說。

10.
早晨,まふまふ在一片暖陽的包圍中醒來。
他伸手揉了揉睡眼惺忪的雙眼,發覺現在是躺在自己的床上。即使腦袋不清楚,まふまふ還是記得他昨晚肯定喝醉了,一想到天月他們還費力送自己回來,まふまふ心中就一陣歉意,並同時警惕自己下次不能再這樣了。
輕輕嘆了口氣,まふまふ往窗外看了幾眼。外頭春光明媚,鳥兒站在樹梢上,他還瞧見一隻松鼠快速從中穿過。
再睡一會兒,醒來後就出門繞繞吧。まふまふ想。
打了個呵欠,倦意重新襲上。他將身子重新埋回被窩裡,並往旁邊翻了個身,卻在此時毫無預警的撞上一個寬闊的後背。

此時此刻,時間好像靜止了。まふまふ詫異抬頭,只剩外頭鳥兒啁啾聲不斷。

當確定是那個男人時,まふまふ不禁想,什麼成熟?他從來沒有成熟過。
把整個人埋進對方懷裡,就像個孩子似的,他眼眶一熱,放聲大哭了起來。

评论(10)
热度(155)

© 少女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