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MM

soramafu
我喜歡櫻花,因為櫻花像妳。
(為劇情開車,其餘不開)
p.s有時候評論會漏掉回覆,但一定看過

防彈新拉了獨立帳號,走:lichuan795
微博:MM_吸旻少女

金箔【そらまふ】

玩兔子的三句話挑戰

1:可以注視著我嗎?
哪怕只是一下下。便滿足了。
2:我會保護你,
就算要我竭盡生命。
3:我還愛著你。

私心帶了點閨蜜組。

<

00.
何等愛情為盲目。

01.
如果說人都是醜惡的,那為什麼在我眼裡的你,卻那麼美。

02.
そらる很醜。
當然,這並不是指長相,而是他的行為。
他生在富家,為錢財……人為錢賣命,他自認為自己為那些銀子幹過不少齷齪事,而事實也的確如此。
總歸來說,他不是個壞人,卻也絕非善類。無論如何,是該遠離。

可有人還是喜歡他。

そらる嗤鼻,將之稱為盲目。

03.
那男人曾為他信仰。如今日子久了,情重了、愛重了,男人對他而言不如當初那般純粹。
他戴上那玫瑰色的眼鏡凝望對方,心裡不免冀望:可以注視著我嗎?哪怕只是一下下,便滿足了。
他日日夜夜念,像個傻子。接著,該說什麼……上天眷顧?奇蹟降臨?

男人看了他一眼,視線中卻在嘲笑他的愚蠢。
『給我摘下那促使你盲目的眼鏡,好好看清楚我是什麼人。』

當然,他沒有摘。
まふまふ不介意,他照樣感到心靈被填補的快感。反正他也知道自己蠢,那不如就放手,讓自己蠢得更徹底一點。

04.
外表有了、事業有了、財富有了,並受人愛慕。まふまふ的喜歡,似乎只是讓そらる這個人更趨近於完美罷了。

「你會需要我的。」まふまふ說。
そらる輕哼一聲。
「我說真的。我會保護你,就算要我竭盡生命。」

05.
「你認真的?」天月為他們泡來兩杯熱可可,並在裡頭丟幾顆棉花糖。
まふまふ捧起杯子來,啜了一口:「嗯」
「但他不愛你。」
「我知道。」
「他也不屑你愛。」
「對啊。」
『碰』一聲,天月放下杯子,欺身向前,將まふまふ困在自己與沙發之間,彼此距離近到能數清吐息:「まふまふ,你沒必要這樣作賤自己。」
「作賤?」他覆誦一次,笑了出來,「我的確是把自己放在低一等的位置,但這並不代表作賤,而是那男人本就該高高在上。」

06.
這天,そらる收到一盒禮物,客戶送來的。
那盒子是深紫色,上頭繫了條金色緞帶,整體看起來低調而奢華。そらる將之拆開,一股濃郁香氣撲鼻而來,是金箔巧克力。
他用纖長的指尖拾起一顆,放在燈光下細看著。削成薄屑的金灑在濃醇巧克力上,為巧克力更添了質感,推向極致巔峰。
そらる想,まふまふ就好比金箔。
存在為襯托他的完美。即使不小心誤食、人體也無法吸收,那毫無用處的金,絲毫不會對身體帶來任何影響。

有無金箔……亦無差。

07.
那天下午,他處理完公事,站在窗邊。
少年的身影在街道上,又這麼恰巧的入了他的眼。白色短髮搔在頸子,身影單薄。
再轉眼,他身旁跟了個褐髮男人。
瞧那男人明顯護著少年、怕哪兒碰了嗑了,そらる勾起嘲諷的笑,拉起窗簾。

早說了叫你看清,現在這樣不是挺好?

他不習慣被愛,所以也不想有人來愛他。
自私?那又如何?
他就是這種男人。

08.
窗外景色快速倒退。司機駕車,他就坐在後坐,手肘撐著車窗。
接著,一個拐彎。そらる不明白,為什麼每次總能巧遇白髮少年,簡直誇張了。
少年認得他的車,當車身與他擦肩而過時,まふまふ對車窗裡的他勾起淡笑。
準確的、那麼明顯的,他很肯定自己就在看他。
そらる再忍不住,叫司機停下車。他打開車門,跨步走到少年跟前,像野獸般低狺:「你到底想怎樣。」
「什麼怎樣?」他回問。
「少裝不知道,你很清楚我在問什麼。」
「噢……你是說我愛你這件事呢,還是我想你愛我那件事?」
尾音勾起,そらる深呼吸,好像有把火在他胸口燒,越來越熱。
愛啊,愛啊。又是那東西。
「你說你愛我……好,聽著。」そらる從口袋翻出一張名片和紙,「我最近想跟人拿到一份合約,但他這人和常人不太一樣,很難取悅。」
「和常人不同?」
「對,這老闆喜好男色,尤其喜歡……」他湊到少年耳畔,把話接下去:「性虐待。」
一陣寒冷從腳跟竄起,像電流一般爬過全身。
「因為這種喜好讓我這兒沒人敢赴他約。這樣,你懂我意思嗎?」他看著まふまふ,如蛇與青蛙。接著把手中東西往地下一丟。

「如果你真這麼愛我。」

落下最後一句話,そらる踏進車子,揚長而去。
他從後照鏡觀察少年的行動。只見まふまふ愣了許久,彎下腰,把紙和名片撿起來,塞進口袋。
そらる不再看,他別開眼,將眼睛閉上。
他那兒怎麼可能沒人敢去,只要錢花下來,人人搶著。會這麼做也不是真要少年去,只是想告訴他:你看,我就是這種人。

まふまふ。
這一次,你還能怎麼愛。

09.
他從那老闆手上接到電話,是三天後。
他聲音還帶有情慾過後的沙啞,打電話給そらる說:你找來的人很棒,我們明天就把約簽了吧。

最後,徒留話筒空虛的嘟音。

そらる僵了身子,まふまふ聽見『性虐待』三個字時的反應好像來到他身上。
很慌,大腦一片空白。他帶著大批手下和幾位醫生強行衝到那老闆的家,推開臥室大門。
床上躺著那名白髮少年,男人不見蹤影。
醫生們連忙跑到少年身邊查看情況,最後,皆倒抽一口氣。
「先生,這個……」
「閉嘴。」
方才一眼便已足夠。那副摸樣,少年不可能還有辦法活著。
他走到床邊,垂望宛如布偶的人,良久:「……你真的很愚蠢。」
まふまふ使勁力氣微微張眼,動了動嘴唇。
那聲音很輕,氣若游絲,可そらる還是聽見了。
他瞪大雙眼,最後狠狠轉過身,踏出房門。

──『我還愛著你。』

撐著牆壁,他不能呼吸。

10.
遺體的後續處理相當迅速。那晚,そらる跌跌撞撞衝進教堂,跪在十字架前,腦中滿是まふまふ斷氣前的那句話。
愚蠢,太愚蠢了……可即使如此愚蠢,少年還是很享受其中。
そらる不止一次想抓著少年的肩膀問為什麼。我連看著你的眼神中都溢滿厭惡,你為什麼還要愛我。

結果他發現……是啊,就只是『愛』而已。
太過直白的感情,他的眼卻看不見。
そらる一直稱少年盲目。到頭來,他才是盲目的那一個。

冷風從門口溜進,そらる想起他曾把少年比喻為金箔。
有無金箔,亦無差。
無差、無差……怎會無差。
「主啊。」
そらる身子抖顫,數度張嘴、又闔上。
最後,他閉眼,啞著聲音道:「倘若,這世上真的有來世……」

請讓他愛上一個,好一點的人。

评论(16)
热度(128)

© 少女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