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MM

soramafu
為劇情開車,其餘不開
p.s有時候評論會漏掉回覆,但一定看過

防彈新拉了獨立帳號,走:lichuan795
微博:MM_吸旻少女

Dear moon【甘党加湿器】

久違的甘党,狗血灑一臉 _(:_」∠)_

<

00.
他聽見對方擁有了一顆星,以他為名的星。
當星星開始閃爍,繁星點點蓋過漆黑夜空。

到時侯,你還會記得在星芒背後、那相形失色的黃色光點嗎。

01.
「歌詞太郎さん!你也太久了點,現在到哪裡了?」
『天月くん......』電話那端的男人哭喪著臉:『我、我迷路了......』
「......」
儘管頭上瞬間刷下大把黑線,天月還是握著手機,臉上雖無奈卻沒有絲毫不悅:「知道啦,去接你就是了。」

02.
今天天氣好得過份了。外頭一片萬里無雲,太陽奮力綻放著。
まふまふ想,今天這種日子肯定不可能發生什麼壞事吧,卻在那道門鈴聲後被打破。
他馬上扔下手中滑鼠衝去開門,發現外頭是他那熟悉的友人。
「天月くん?你怎麼來了?」
「まふまふくん。」天月開口。那聲音悶悶的,彷彿拿石頭狠狠往心上敲一般,好痛。

「我和他分手了。」

03.
為兩人倒來飲料,冰塊撞擊杯壁的聲音於寂靜室內再清晰不過。
まふまふ從來就不是個擅長安慰的人。碰到這種狀況,他除了望著天月,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老實說即使是他也有感受到友人這陣子的戀情走得不太平穩,卻沒想到會以分手做收場。
愛情來得太快,去得太快。常常來不及把握,回過神來,徒留空虛。
嚥了嚥口水,まふまふ嘗試開口:「天月くん,你想想,其實一個人也沒有什麼不好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這樣自由不也挺好。況且現在有很多人是根本不談戀愛的呢,單身貴族聽過嗎?他們......」
「まふまふくん。」天月打斷友人,抬頭,朝對方扯出一個苦澀的笑:「可是,我還喜歡他。」

04.
天月已經習慣了,心頭上一直有個牽掛。
而當那個牽掛突然消失,他整個人便彷彿被抽走了什麼,空空盪盪的。好難受。
天月本來就不笨,他自己也稍稍有些自覺,在很早之前就有。他明白男人極具實力,日後必定有好的發展。
他當然為男人高興。但這也就代表,對方要離開他們的小世界了。
天月有想過,但沒想到那麼快。
男人遇見了更多人、事、物,視野開闊了,肯定會遇見更好的。
那以往的東西,便會被逐一捨棄,就像他一樣。
那天男人還邀他去喝下午茶,自己怎麼也沒想到那居然是個離別的場合。
天月很清楚記得男人點了一杯黑咖啡,連用了多少糖和奶精都記得一清二楚。
那時,男人慢慢將杯中液體飲盡,還跟他聊了些話。然後就、就......

不要他了......

05.
從まふまふ的住所離開,天月窩回自己家裡去,把家中一貓一狗先拜託給はしやん照顧,他現在的狀況會影響寵物。
はしやん知道他情況糟,又再拖了un:c下來幫忙,兩個人一起買了點零食和漫畫塞給天月。
「有狀況就打給我......他也行。」はしやん指指一旁雙手抱寵物的人,「或是まふまふくん,還是其他人......都好。別自己憋著,你身邊不是沒人了,知道嗎?」
天月點頭表示明白。道了謝後,目送兩個朋友離開。
他關上家門,把自己扔進床裡。冰冰冷冷的,毫無溫度。
天月突然覺得自己好想唱歌,好想好想,喉嚨彷彿要燒起來了。
於是他當晚便開了歌窗,粉絲大批湧進。天月垂了垂眸,張口,一首一首都是哀歌。
粉絲對於自己喜歡的歌手,神經總是很細膩。一察覺到今晚天月狀況有異,彈幕上整排刷過去全是關心。
看到上頭那一句句『怎麼了』的問話,天月茫然。
他怎麼了?
不過、不過就是......

「我愛的人,不愛我了。」

這聲音極清,他嘴也沒有對著麥,全生放裡沒有人聽見。
天月眨眨眼,晶瑩淚滴落下。滴在褲子上,染了一圈圈深色。

06.
天月不敢相信他才和對方分手第三天。
才三天自己就這副德行,天月不禁想:伊東歌詞太郎,你也真夠厲害的。
對,男人就有股魔力,讓人沉溺在他那又呆又蠢的笑容裡。天月比任何人還清楚那人的懷抱有多暖、吻有多柔、觸碰有多炙熱。
他大抵是被男人寵愛慣了,如今感受不到對方溫度的身子正張狂著叫囂寂寞。
這讓天月不禁想起昨晚哭得淅瀝嘩啦、最後累到睡過去的自己,發覺這樣下去不行。他怎麼說也是個出了社會的男人,哭成這樣像什麼話。
行了,振作點,天月。
他給自己打氣,翻出はしやん他們給他帶來的漫畫,配著零食、花了整個上午看完。不得不說JAMP還是有他的功效在,天月覺得自己心情好很多。
接著,他打電話約まふまふ出來陪他走走。まふまふ一聽,自然是高興的答應,他就怕天月自己一個待在家亂想呢。
見了面,まふまふ馬上帶天月逛了很多地方,吃了很多東西、看了很多風景。
是啊,人生就像風景。即使哪天物換星移了,到底還是那個世界。
晚上,他們去一家燒烤店狠狠把肉來來回回吃了一輪,可樂也是一瓶接一瓶灌。反正碳酸飲料嘛,醉不了。
他們就邊吃著飯,聊了好久。說到有趣的事,彼此捧腹、也是笑得好開懷。
天月勾唇,獨自在心裡道:看,即使沒有你,我也過得很好。

所以,我不需要你。

07.
扭開家門,一進玄關,看見那雙眼熟的鞋子,天月整個人就茫了。
他踢掉腳上球鞋,把包包甩在牆邊,一個不穩踏進明亮客廳。
他曉得有人在這裡,他曉得那人是誰。

「你回來了。」

面對不該出現在這裡的男人,天月一口氣差點提不上來:「你......」
「不用這樣,我只是來還東西。」伊東坐在沙發上朝他開口。他們還曾經在這沙發上歡愛過,側邊的皮裂了一個細小口子。那是他當時耐不住高潮快感所抓的,誰知就給抓破了。
閉了閉眼,他把心思拉回來。
那都過去的事了,自己不該再去想。
睞著伊東,他原本還想問要來還什麼,進而想起男人擅自進入他家,頓時心中也明瞭一二。
「還給我吧。」天月伸出手。
伊東也不私藏,大方的從口袋裡拿出鑰匙來,放到天月手上。
接著,在對方抽離前、一把握住他的手腕。
「天月くん。」男人瞟望他,眼裡隱隱約約透著什麼,卻又很快被壓下,「......我愛你,是真的。」
天月沒有說話,可他知道自己的手一直止不住的在抖顫。
垂望男人,天月眼中透著想逃離的恐懼。伊東愣住,卻是更大力握緊纖細手腕,彷彿要將人捏碎。

深呼吸一口氣,他道:「但我不愛你,也是真的。」

就這樣,天月看見那片夜空,在他眼前炸個粉碎。

08.
『你可以盡情的指著我,我不會割去你的雙耳,而是湊到你耳邊去,喊一聲我喜歡你。』

這就是他的愛,愚蠢到近乎純粹的愛。
可如今,誰要?

09.
離開天月家,伊東回到自己的屋子裡,上鎖。

大口喘氣。

沒有錯,他沒有錯。這麼做的自己沒有錯。
伊東不斷在心中喃唸著催眠自己,可腦袋一回想起方才天月那帶著淚花的眸子,他就彷彿被人握住心臟,疼痛感朝四肢傳遞。
扶著暈眩的腦子,伊東掏出鑰匙,打開一間上鎖的房門。望著床上那與自己相同臉孔的男子,他湊過去,張口:「藥沒下太重,你估計明天就醒來了。」
「別後悔,你沒有權利後悔。」
「這是為他好。」
床上男子依舊雙眼緊閉,毫無反應。
伊東嚥了嚥口水,把手心貼在男子額上。瞬間,絢爛白光一閃而過,室內又恢復一片黑暗。
這樣就好了,沒問題的。
在他心中,少年比天上幾千萬顆星子都亮眼,那是顆細細綻放光明的月亮。
那月亮給他溫柔、給他愛。可惜,即使留戀,自己也再無法感受更多。

「忘了他,給他一個未來。」

10.
被地板的低溫冷醒,伊東一睜開眼,馬上起身,去翻三天前報紙。
沒有,沒有任何車禍事件被刊登。
可儘管如此,他還是不放心,手忙腳亂的翻出手機點進對方的推特裡,發現離上次發推是在47分鐘前,少年還很開心的與朋友合照。

還活著。
少年還活著。

心中大石一落,伊東突然一陣全身無力。少年在他腦中的身影已經越來越模糊,預計再過不了多久,少年將不會在他的記憶裡留下任何足跡。
對,他的選擇很自私。擅自把人從生命裡抹煞,擅自粉碎愛情。
可如果他的愛會使那顆最美的星球殞落,那他便不愛了。

甚至往後,也不再另尋所愛。

评论(8)
热度(117)

© 少女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