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MM

soramafu/vmin
我喜歡櫻花,因為櫻花像妳。
(為劇情開車,其餘不開)
p.s有時候評論會漏掉回覆,但一定看過

微博:MM_吸旻少女

段子a.【甘党加湿器、そらまふ、スズそら、月まふ】

雖然晚了一天,但這是中秋節賀文,寫了四對cp的段子
都甜的,中秋節了不虐!安心看,愛你們❤
中秋節快樂!
第一次打這麼多tag,不好意思TT

<

[甘党]
B是個男大學生,音樂社團。
B喜歡上了一個同社團的男生。
B想找個時間去告白。
他從不在乎什麼異樣眼光、什麼不純潔同性交往,他崇尚的是自由戀愛。
那天放學,B把人叫住:「那個,歌詞太郎さん,可以給我點時間嗎?」
正揹起書包的伊東愣住,他跟這人談不上熟稔:「不好意思 ,今天有人在等我。」
「啊,這樣子啊……那明天呢?可以嗎?」
面對如此緊迫盯人的問話,伊東搔了搔頭。他不是很擅長拒絕,於是便答應了。
等到伊東步出教室後,B趴在窗戶邊。正想目送對方出校門時,卻看到伊東和一個褐髮的少年碰了面。
少年看起來與他們同歲,稚嫩的臉蛋漾著微笑,身上帶著一股陽光氣息,伸手替伊東拿過背包。
這還沒完,只見伊東貼在少年耳邊親暱的說了些什麼,讓少年的臉隨著時間越來越紅,最後揍了伊東一下。
可接下來,B看見他們快速的接了一個吻。

B有點站不住腳,但不是因為那個他們接吻的畫面。而是因為他看見伊東在那個少年身邊,笑得多讓人迷醉。

-

隔天放學,B沒有因為昨天的事而爽約。
站在校舍後方,他對著伊東開口:「歌詞太郎さん,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
伊東聽了有些驚訝,正想開口,卻在出聲前被打斷:「不過,我只是要說這個而已。」
B握了握掌心,身旁的樹葉隨著微風輕舞:「我昨天不小心看見你和一個褐髮的少年碰面了,他是你戀人對嗎?」
伊東一開始有些猶豫,直到B說了『我不會告訴別人』後,他才肯定的點了點頭。
「果然啊……」B呼了口氣,像是放下了什麼,「老實說,你在他身邊看起來很幸福,非常幸福。那是即使換我也無法帶給你的,所以我選擇祝福你們。」
「……謝謝你。」這立場伊東不方便多說什麼,他只是微微牽動嘴角。
「不,不用謝。」B擺了擺手,「我最後倒是想知道,是什麼因素讓你這麼喜歡他?」

原本,B以為這問題會讓對方至少思考一下。但沒想到伊東甚至連想都沒想,便直接脫口了兩個字:「笑容。」
望著伊東,B有種想哭的衝動。
他好想說你現在的表情,就像昨天看見少年時一樣。

那麼燦爛、那麼耀眼。

[空圍]
まふまふ最近常常在晚上經過一個公園。
並不是因為他喜歡散步,而是因為那邊有一個每天晚上打著鼓的黑髮男子。
湛藍色鼓邊、米白色鼓面,男子舞著鼓棒在上頭敲擊,跳出富有節奏感的音符。
まふまふ自第一次看見以來就被徹底吸引。不只是音樂,男子賣力演奏的摸樣也同樣令他陶醉。
然而男子的觀眾很多,有時候結束時還會有女生害羞的去找男子拍照。而男子從來沒拒絕過。
まふまふ心裡其實也很想上前合照,但無奈他是男生,怎麼來說都挺怪的。
於是乎,他到現在還是只能默默的當個小粉絲暗戀。唯一能做的只有鼓掌鼓得最大聲、和演奏完畢時丟些銅板進箱子。

-

原本まふまふ以為他的戀情一輩子都沒望了,卻在這晚有個轉變。
他今天照樣來到這裡聽男子打鼓。沒想到聽著聽著,他的手機卻突然大聲響了起來,旋律是男子的鼓聲。
煞那間,全場愣住、男子停下鼓棒、まふまふ臉紅得能煎蛋。
「真、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他直接九十度鞠躬道歉,甚至想讓頭就這樣往前一把栽進土裡還好些。
見狀,男子只道:「那邊那個,你最後留下來找我一下。」
まふまふ死命點頭,但他哪還敢站在這繼續聽男子打鼓,只好在表演結束前先窩去旁邊的椅子坐。
過了約莫十五分,好不容易等表演結束了,男子邊收鼓邊喚他,まふまふ戰戰兢兢走過去。
「你叫什麼名字?」男子率先開口。
「ま、まふまふ……」他老實回答。
男子點頭,道:「まふまふ,跟你說一下,我一直以來都是流動性演出。」
「……嗯?」
「也就是說,我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停留太久。」
まふまふ依舊露出不解的神色。跟他講這個是什麼意思?
「通常我在同一個地方只待一個禮拜。你數數我現在待了幾天?」
まふまふ愣,連忙扳手指開始數:「十、十二天?」
「嗯。」男子收好了鼓,轉身走向他:「我在這裡多待了五天。如果我說這是因為我想見你,你會怎麼樣?」
「……什麼?」まふまふ整個人直接死機。
他剛剛聽到什麼?想見他?
「你、你喜歡我……?!」最後,他得出了這個幾近幻想的結論。
男子聳聳肩,把白髮少年圈在懷裡,朝他從容一笑:「驚訝什麼,你不也是?」

[スズそら]
紫色充滿情韻的燈光充斥整個室內,中板曲調、酒精的味道與香水味交雜,強烈的香氣令そらる有點不舒服。
他抬頭望了望四周。透明的藍刷了整片向後延伸,白色碎沫適時點綴在裡頭,像海。在這裡,他幾乎能感受到海風。
要不是這間酒吧的裝潢非常吸引他,そらる也不會讓鼻子來這裡找罪受。
熟門熟路坐上吧台,他輕輕招手,馬上就有一名栗髮男子上前,臉上掛著一貫微笑。
「歡迎光臨,そらるさん。還是老樣子嗎?」
「……嗯。」
「我知道了,那你先坐一下喔。很快就好。」
そらる點頭表示了解,待男子離開後,他才如缺氧般的猛吸氣。
老實說,そらる有點害怕那個男人。
那男人是這間酒吧的店長,叫スズム。兼任調酒師。
自第一次開始,每次他坐在吧台飲酒時,都會感受到一股視線。那視線令そらる非常不好受,炙熱灼人的目光彷彿要將他看穿。一次一次觸碰底線的挑逗,常讓他紅了整張臉。
這時,他便能看見スズム站在酒櫃前,對他露出別有深意的微笑。

そらる一動也不敢動。

彷彿隨便動一下,便會立刻掉入狡猾狐狸特地為他設下的陷阱。

-

一天,他又來到酒吧。這裡的裝潢可真對他味的。
坐上固定位置,今天與そらる隔了一個座位的地方,來了兩、三位女子。
窈窕身材、姣好面容、纖瘦腰肢、豐腴臀部,胸前各各頂著兩顆白若霜雪的酥胸,像束鮮花般招蜂引蝶。
她們說,想讓スズム為她們隨便來杯酒。
スズム應好,回頭調酒。過沒幾分鐘,そらる看見三杯湛藍的液體被擺上桌。
由深而淺向上,太過晶瑩的藍飄忽其中,那混著的濁白大概是可爾必思吧。そらる想。
整杯酒給他的感覺,就如同這家店令他愛不釋手的裝潢。
「好漂亮的顏色。」其中一名女子稱讚不已。連忙動手攪拌,將其混開:「這杯酒,叫什麼名字?」

剎那間,そらる又感受到那股灼熱的目光。他覺得想哭。
與以往不同的是,那視線間透著十足裸露的情慾,每一秒都是一種挑逗。張狂著要侵略他的身子,拆吃入腹、毫無保留。
そらる感到全身燥熱,他覺得自己快喘不過氣了。慌忙想逃,卻好死不死對上スズム的目光。
他踩入陷阱了,そらる簡直要發狂。
僅一秒,如此強烈的感情便令他全身顫抖,像被狐狸盯上的獵物。そらる很悲哀的發現自己居然硬了。他在男人的視線中硬了。

只見看到這一幕的スズム勾起誘人微笑。轉而用著那簡直要逼他直接高潮的磁性嗓音,一邊飽含慾望的望著他、張口回答:

「そらる。」

[閨蜜組]
今天まふまふ的系上約好一起出去玩,其中也包括了天月。
他們一行人四男三女,出去遊玩好不開心。
途中在經過廁所時,其中一個女生對另外兩個女性友人開口:「妳們誰有衛生紙嗎?」
兩人都是搖頭,沒想到這時,天月卻拿著一包衛生紙插進來,交到她手上:「我有衛生紙,先借妳吧。」他笑笑。
這舉動無一不讓眾女性開花,紛紛嚷著『天月くん好細心』、『天月くん男友力好高』、『找男友就是要找這種的』。
但這些讚美的話語,聽在まふまふ這戀人的耳裡就相當刺耳了。
什麼叫男友就是要找這種的,這人已經是他男友了好嗎!去去去!
撇見まふまふ一臉不爽,簡直想張嘴衝上去咬人家。天月暗地裡無奈嘆氣,臉上卻是寵溺表情。
因此,他趁其他人不注意時快速拉著まふまふ的手跑進一旁小巷,將人堵在牆上。
「你看看你,這表情可不好喔。」天月揉揉他的臉頰,卻被人輕輕拍開。
「まふまふ就是不開心,她們說那什麼話!天月くん明明就是まふまふ的!」
「嗯。」
「まふまふ才是最喜歡天月くん了呢!」
「嗯。」
「那現在,天月くん要不要吻まふまふ了嘛……」
「嗯。」天月笑彎了眼,伸手把頰邊的白色碎髮撥至耳後,低頭給了紅著臉的少年一吻。

就連少年吃醋的反應,他也非常喜歡。

评论(10)
热度(134)

© 少女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