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MM

soramafu/vmin
我喜歡櫻花,因為櫻花像妳。
(為劇情開車,其餘不開)
p.s有時候評論會漏掉回覆,但一定看過

微博:MM_吸旻少女

嫖客そらる和花魁まふまふ(3)【そらまふ】

過了很久終於寫完了,總之是第三章。

第一章  第二章

 最後來補充下。
1:白玉鳥就是金絲雀。
2:關於玉屋如果有人有興趣知道請走這裡

<

そらる沒有和任何人說關於まふまふ邀他的事,就算是一起工作的伊東也一樣。
 那天禮拜三,そらる躊躇了很久才赴約。當他站在雕花拉門前的同時,他想自己腦子神經肯定有哪裡接錯了。
 而一看到他的前來,まふまふ也只是笑笑──但由そらる看來是別有深意的那種。まふまふ依舊拿出一個坐墊給他,彼此相隔相當惹眼的兩個身位距離,像溝一般。
 巨大的鴻溝,跨也跨不過去。一旦嘗試,便會墜入萬丈深淵。
 他本以為這人找他來有其它企圖,但沒想到他們之間真的只是聊天──什麼都聊,聊生活、聊政事、聊聊外頭的變化。每次說到這個話題,そらる彷彿看見まふまふ變成一隻白玉鳥,在太過華麗的籠子裡吟詠悲調。
 「我說的話大概很無聊吧,畢竟我很少能出去。」まふまふ說。
 「你多久沒到外頭去了?」
 「多久……五個月、半年?」他笑。
 そらる把視線從對方身上抽離,他不忍看:「最近,煙火大會快開始了。」
 「啊,是嗎!也到了這時候了啊。」まふまふ開心的嚷嚷,そらる察覺他是第一次看見對方露出真心愉快的笑臉。
 「嗯。如果沒記錯的話,大會在下下禮拜吧。」
 「哇。真好吶,煙火。」
 「……怎麼樣,要去嗎?」
 嗓音落下,まふまふ整個人一頓:「……什麼?」
 「煙火大會。」他重複了一次:「要去嗎?」
 面對他的問題,まふまふ只是吸了口氣,乾笑:「哈哈……是吶,真想去吶。」
 之後,他卻把話題轉到時節上。そらる無心的聽著,只是任由聲音傳進耳裡,卻進不去頭腦。
 這人在迴避吧。
 「……喂,そらるさん。」
 「嗯?」他這才回過神來,基本上まふまふ後面的話他已經完全沒在聽了。
 そらる能保證對方肯定看出了他的不專心,也知道對方已經想出他是在想煙火大會那件事。白髮少年是個很會觀察的人。
 まふまふ側著身子坐,和服沿著肩膀曲線快要滑下。他打住了話題,そらる想對方可能要問他話了,沒想到まふまふ卻是道:「そらるさん,知道御手洗丸子嗎?」
 他點點頭。
 「我倒是很久沒吃了,河邊那間店還開嗎?」
 そらる想了一下,他前幾天經過的時候還有看見推出新口味,於是他又點點頭。
 「那麼,下次來的時候帶給我吧。」

就這樣,まふまふ沒有問他在想的事。只是這麼說完後,對他拉開一抹淡笑。
 そらる沒有應聲。他凝望著白髮少年酒紅的雙眸,最後屏住氣息。

-

「歌詞太郎,你現在有事嗎?」
 「沒什麼事啊,怎麼了?」
 「幫我去河邊那間御手洗丸子的店買個兩串回來,反正你很閒。」
 聽見這話,伊東丟下手邊的文件夾,將椅子轉過來:「不不,這不是我閒不閒的問題,我以為你不吃那東西的。」
 そらる愣,尷尬的道:「哪有。」
 「有啊!我之前買來問你要不要吃的時候你馬上就拒絕我了。」
 「……總之我現在喜歡吃了,你快去買。」
 「好嘛好嘛,善變的男人啊……」伊東開玩笑的低語,被そらる一瞪,笑了笑後抓著錢包就跑了出去。

-

提著一盒丸子,そらる又赴約。不知不覺已經隔了一個禮拜,時間似乎走得快了。
 他發現自己越來越熟悉通往白髮少年的路, 像是本能一般。這轉變他不討厭也不喜歡,只是覺得這樣似乎不太對。
 默默的被改變什麼了。他心中感嘆。
 在思考的同時,腳已經踏上深色的檜木地板。熟悉的雕花拉門就在眼前,そらる還沒開門、卻聽見聲音。
 不是說話聲,而是呻吟。

他的呻吟。

そらる睜大了眼,身體突然間像是被縛住了,四肢動彈不得。
 「嗯……那裡……啊……!」
 忽遠忽近的、那一聲聲情色的喘息從房間傳出。他可以看見,看見兩個相互交纏的人影在燭光的照射下投影在拉門。
 激情的歡愉、越燒越烈的紅燭。
 そらる沒發現自己從方才到現在都沒呼吸過,握著袋子的指尖用力至泛白。
 他腦子亂成一團,他搞不懂自己在幹什麼。醒醒,そらる,你一開始就知道他是花魁,花魁到頭來還是得幹這種事。
 可怎麼說,今天是星期三。まふまふ是故意的?明明知道今天有客人卻還是找他來?
 不對。そらる甩頭。他知道白髮少年不是這種人,他知道的。
 到頭來,為什麼他會覺得一個禮拜的時間過很快,是不是因為他心裡其實有某處在期待、期待這一個禮拜一次的會面。
 「媽的……真是瘋了……」
 そらる勾起自嘲的苦笑。不知道,他全都不知道。
 甚至,他發現自己居然可以想像出白髮少年現在的樣子。和服被脫鬆、雙腳大大敞開承接著男人的疼愛,那含淚泛紅的表情多能挑起男性的性慾。
 夠了,そらる。
 夾雜著啜泣的呻吟還在繼續,他按著混雜不堪的額際,轉身離去。

-

最後,そらる把丸子丟給伊東吃了。
 「你不是說喜歡吃?」
 「又不喜歡了。」そらる冷冷脫下外套,頭也不回的走進局裡的淋浴間沖澡。
 伊東啞口無言,呆呆看著那兩串丸子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的直覺告訴自己そらる肯定發生了什麼事,但他不敢過問。
 「……算了算了,吃丸子吧……」
 這種複雜的事情果然還是不適合他。伊東打開袋子,鼻尖聞到一股淡淡的、胭脂水粉的味道。

結果そらる一整個禮拜在工作上都不太專心,這完全是被まふまふ那件事所影響,他很清楚。
 「そらる,煙火大會快到了喔,你要一起去嗎?」伊東晃晃手中的宣傳單。
 「呼……」扶了扶額,そらる把自己摔進椅子裡:「禮拜幾?」
 「禮拜三。這次煙火會放得比以往多喔!」他邊咬著煎餅道。
 聽見禮拜三這個詞,そらる又開始覺得一陣暈眩:「……不去了,我那天有事。」
 「有約?」
 「……大概吧。」

-

這幾天為了煙火大會的事,局裡也是挺忙的。在忙碌之中很快到了禮拜三,そらる一下班,連招呼都不打馬上就往花街去。
 別以為他不去了。他去,退縮什麼的別傻了。
 大概因為今天是煙火大會的緣故,來店裡的客人少了,そらる費盡一番功夫才偷溜進去。
 而這一次,他門也不敲了。『唰』的一聲拉開門,便看見まふまふ已經鋪好了墊子在等他。
 「坐啊。」まふまふ說。
 そらる毫不猶豫的坐下去。
 看啊,又是兩個身位距。他不耐煩的嘖了一聲。很輕。
 室內蔓延沉默,過了一會兒,まふまふ率先開口了:「上禮拜三我突然有個客人,不好意思。」
 「……」
 「我得先說,那客人的地位有點特殊,所以一定得接。」
 「……」
 「他好像是跟老婆吵架了吧,所以跑來這。愛情都是這麼淺薄的東西啊。」
 「……」
 見そらる完全沒有回應,まふまふ垂下眼,輕扯嘴角:「……我知道你並不想聽這種東西。你上禮拜肯定看到了對吧?畢竟そらるさん其實很溫柔的嘛,每個禮拜都乖乖來,對不起啊。」
 「……一直對不起對不起的,你到底想怎樣?」そらる的目光開始變得刺人。正想開口說什麼,一道女聲卻猛的插進,讓他們兩人同時一怔。

──「まふまふ,我現在能進去嗎?」

まふまふ立刻察覺到不妙,是老闆娘。或許今天因為煙火大會的關係,老闆娘提早回來了。
 「你別出聲!」
 まふまふ慌張的用氣音低喊,雙手同時撲上去摀住そらる的嘴。或許是力道之大,他們兩人一個重心不穩向後倒去。
 そらる往上一瞧,可以看見まふまふ整個身子倒在他身上。和服領口微微敞開,露出太過白皙的胸口。
 「不、不好意思,我現在在換衣服!」まふまふ開口扯謊。
 「這樣啊……好吧,那我晚點再來。」
 聽見腳步聲的遠去,まふまふ這才放下心。正想起身,卻感受到一陣異樣的冰涼。
 「そらるさ……嗯……」
 只見そらる的指尖抵上他的下顎,開始一路下滑。脖頸、鎖骨、胸口,手法挑逗到まふまふ忍不住開始輕輕顫抖:「等、怎麼……」
 「閉嘴。」
 不容反駁的語氣,まふまふ動都不敢動。毫無防備的,そらる狠狠把人拉下來,填舌吻上去。
 舌頭在彼此口中相互交纏,氣息開始凌亂。濡溼的水聲彷彿被過度放大一般,他雪白的肌膚在紅色和服的襯托下顯得華美。
 一切開始失衡是什麼時候?那道鴻溝被填起來了。此刻彼此的呼吸是那麼近,近到能相互交融。

窗外煙火聲響起,在夜空中七彩絢爛。

そらる抽離被他吻得艷紅的唇瓣,轉而拉下白髮少年肩上礙眼的和服,在鎖骨上一陣親吻啃咬。
 「哈啊、輕點……」
 まふまふ抱著他的頭,靠在他肩上輕吟。
 そらる收回牙齒,改由單純吮吻。他應該不喜歡與人接觸的,可現在這一刻,他巴不得把身上的人全都拆吃入腹。
 自己怎麼了,他懶得去多想。只是把白髮少年抱得更緊了些。
 而在親吻的同時,他發現牆上掛著的浮世繪赫然是玉屋。

外頭煙火聲更盛。

评论(32)
热度(247)

© 少女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