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MM

soramafu/vmin
我喜歡櫻花,因為櫻花像妳。
(為劇情開車,其餘不開)
p.s有時候評論會漏掉回覆,但一定看過

微博:MM_吸旻少女

花吐き病【そらまふ】

寫了之前很流行的花吐き病,順便挾帶了一點點私設進去 ,跟原先設定差不太多。

<

「咳、咳咳……」
捂著嘴咳嗽了一陣子,まふまふ攤開掌心,出現在手中的是一朵朵小巧的白色花瓣。
まふまふ輕輕把花瓣放進玻璃罐子裡,眼看那些花瓣也將要淹至瓶口,他嘆口氣,望向旁邊已經收集了兩大罐的花瓣,心想接下來又得多一罐了。
沒錯,他得了病,病名花吐。
まふまふ得這個病快半年了,他也悲哀的知道自己一輩子都不可能會好。
因為自己喜歡上的、是有女朋友的男人。
まふまふ不是沒有想過放棄去喜歡對方,但這種事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是根本做不到。只要隨便一想起對方的樣子,他罐子裡的花瓣又得增加了。
這病說實在很讓他困擾,非常困擾。 

光是暗戀就已經夠痛苦了,再加上這種病,到底想讓他知道自己多喜歡對方才甘心。

-

因為染上這種病的緣故,まふまふ的身體只是越來越虛弱。
虛弱到、連喜歡的唱歌都沒辦法繼續下去。
天月是唯一知道まふまふ染上花吐的人,所以他時不時就會衝過來探望對方,或許帶點好吃的,能讓這個人開心一點也好。
「まふまふ,你真的不打算告訴そらるさん嗎?」看對方身體虛成這樣,天月不禁擔心了起來。
對這病情也大致了解,如果不趕快痊癒的話……
まふまふ搖搖頭,無力的翻了個身:「絕對不能說喔,天月くん。」
「唔!不、不會啦。」被對方看透了自己想要去偷講,天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まふまふ也知道對方是在為他操心,但是這事絕對不能說。
為了自己就得去破壞他人的幸福嗎?這點他做不到,何況他喜歡そらる。
他是彎的,不能強迫對方也要是彎的、他喜歡對方,不能強迫對方也要喜歡自己。
まふまふ早就知道自己永遠看不見那朵晶瑩剔透的百合,所以沒事,沒事的。

不會有事的。

-

某一天,天月來告訴他他們舉辦了一個聚餐,同時也邀請了まふまふ。
「這是祝40mpさん出道的聚餐,如果你真的來不了也沒關係的。」天月說。
まふまふ則是搖搖頭,表示他會去。朋友能走到這樣的一天,自己當然得去祝賀。
「……你不要勉強自己,你明明知道去那邊就會看到你不想看的。」天月最後留了一句。
まふまふ沒說話。

但是當他一到聚餐會場時,他又馬上想轉身逃走了。
也是啊,這樣的一個聚會,そらる怎麼可能會不在呢、他的女朋友怎麼可能不在呢。
胃裡的花陣陣翻湧。
まふまふ這才有機會仔細去觀察那個女生,對方胸部並不大啊……果然胸大這個條件只是說說而已吧,個性是最重要的。
想到這裡,他微微揚起嘴角。是啊,そらる倒頭來就是這麼好的一個人,自己會喜歡上對方是理所當然的吧。
「喂,妳別喝酒。」
そらる動手把女友手上的酒杯搶過來,女友則是嘟著嘴,不滿的道:「我又不開車。」
「但妳醉起來很麻煩。」そらる用非常理解對方的語氣說著,女友馬上就噤聲了。
這一切まふまふ自然是都看在眼裡。他無數次想像著站在そらる身旁的是自己,又無數次的落空。
まふまふ能感覺到花瓣從內部衝了上來,頂住咽喉。那一片片花瓣都是他喜歡そらる的證明,まふまふ想哭,他想抓著そらる大喊我喜歡你。
然而,花瓣開始破碎。從裡到外、蔓延全身。

自作自受。

「まふまふ……?」鄰座的天月皺著眉望過來:「你還好嗎?你臉色很差。」
不,不止是差了吧。那簡直是一片死白。
天月腦海裡突然有一股很不好的念頭,他慌張的扶住對方的身子大喊:「まふまふ!」
天月的叫喊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大家只見まふまふ倒在天月懷裡,動動唇似乎想要說什麼,卻是開始一陣乾嘔。
吐出來的,是白色的花。

沾染著血漬的白色花瓣。

-

「まふまふくん得的病叫花吐。」
單獨把そらる拉到まふまふ的病房前,天月又順便解釋了一下病症,包括主因。
「……這不是我的錯。」聽完天月的話,そらる撇頭。
愛情不能這麼自私,他相信まふまふ也懂,所以才會到現在才由天月轉口告訴自己。
天月眨眨眼,輕聲道:「我知道這不是そらるさん的錯,我只是想你救救他……」說到這裡,他的語氣開始哽咽了起來:「まふまふくん就要死了,我不想看他就這樣死去。」
那是他的朋友。他珍貴的朋友。
そらる露出了猶豫的神色:「那你說,要怎麼救?」
「吻他就好。」天月激動的抓住對方的袖子:「這不能痊癒,但至少能阻止生命消逝。」

「我只要他回來。」

そらる認真的看了天月許久,最後嘆了口氣:「我知道了。」
說完,他獨自一人推開門走進病房。
まふまふ躺在病床上,整個人蒼白如紙,雙眼緊閉。
そらる很清楚他不喜歡這個人,非常清楚。他現在只想趕快回到女友身邊。
可是到頭來,他也不想看まふまふ就這樣死去,所以他才會答應天月。
沒再多觀賞對方的摸樣,撐著床鋪輕輕彎下腰,そらる決定就吻一次,吻完就離開。
不能給予過度期待。
然而就在他要吻上對方的同時,身子卻突然被虛弱的推了開來。
そらる還沒來得及反應,耳邊倒是先聽見まふまふ細蚊如納的飄渺嗓音:「天月くん拜託そらるさん的……對嗎?」
「嗯。」
面對そらる如此直白,まふまふ只是笑了笑:「那不用了。」
「天月會傷心。」
「幫我跟天月くん說聲對不起。先幫我說謝謝他,然後再……」
「這些話你可以自己去說。」そらる強硬打斷,正對著まふまふ的雙眸:「就讓我吻你一次。」
那剎那,まふまふ一瞬間就落淚了。
要是可以,他希望對方不是在這種情況下吻他……明明是這樣想的……
「吶そらるさん,你喜歡まふまふ嗎……?」
他看著對方,而そらる沒有答話。
まふまふ自嘲的笑了笑,撇過頭去:「既然不喜歡まふまふ,那就別吻了吧。」
「什、我這是在救……」
「算了吧。」
輕輕打斷話語,まふまふ只覺得自己好累好累:「就算是百合也會凋零的啊,そらるさん。」

既然不能和你在一起,那何不讓我為了你死去。

恍惚中,他又見到自己夢想中的百合,在陽光底下照得晶瑩。
那是一場、好美好美的夢。

评论(2)
热度(112)

© 少女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