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MM

soramafu
我喜歡櫻花,因為櫻花像妳。
(為劇情開車,其餘不開)
p.s有時候評論會漏掉回覆,但一定看過

防彈新拉了獨立帳號,走:lichuan795
微博:MM_吸旻少女

把你記憶裡的藍天吃掉(下)【そらまふ】

上篇

字數妥妥爆了(
因為不想透露結局向所以上篇的留言就不回了,但是留言我都有看,非常感謝願意來留言的人。

<

6.
 放學後,天月邀まふまふ一起去吃飯,卻被對方給婉拒。
 「我今天和そらるさん有約了。」
 「嗯?什麼時候的事?」
 「走廊上那時候。」まふまふ從口袋裡摸出紙條,敢情是そらる那時快速塞給他的,而天月明明就走在旁邊卻完全沒有發覺。
 既然都有約了,雖然心裡很不願意,但天月也不多留人。反正這小子根本不會選擇不赴そらる的約和他去吃飯,他也就晃了晃手,道:「算了算了,你快去吧,我自己吃飯去。」
 「自己?」まふまふ挑挑眉,「不是自己吧?我看三年級那個歌詞太郎さん最近追你追得可勤了,你敢說今晚他沒約你去吃飯?」
 一被說中,天月立刻惱羞回應:「巴拉巴拉的,你真是吵死了!」
 「唉まふまふ我這是不可抗力。快說快說,你什麼時候要接受人家?」
 「才不會接受!」
 天月臉紅得一個不像話,まふまふ看了不禁哈哈大笑。他也知道再過不久,單身的就會只剩下自己了。

7.
 現在時間七點半,まふまふ一個人在街上走著。其實そらる根本沒約他,那紙條是他自己捏一捏放進口袋裡假裝的。因為他不想打擾人家的約會,沒聽過妨礙別人的戀情會被馬踢啊。
 隨意找了間速食店就晃了進去,給自己胡亂點了一份套餐,まふまふ咬著嘴裡的漢堡,但就是吃不出味道來。說也奇怪,他最近吃什麼都覺得沒味。
 咬著附餐飲料的吸管,まふまふ本來想著就在這坐到晚上再回家吧,卻在這時收到了簡訊。
 翻開簡訊一看,寄件人上妥妥三個大字寫著そらる,まふまふ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連忙點開信件。
 『到老地方來。』
 就這樣五個字,沒有其他內容,まふまふ心裡便感到訝異。以往そらる都不會連著兩天叫他出去的,尤其今天他還和他女朋友見過面,據まふまふ猜測,他們今晚應該是會上床的,怎麼會找上他呢?
 心裡太多疑問了,まふまふ便回覆簡訊:『現在嗎?』
 對方很快就回了:『你也可以選擇不來。』
 話都說到這樣了,まふまふ哪敢在位置上再逗留半分,連忙出了店在路口招車殺回家拿一套換洗衣物──畢竟他不想連續兩天都穿相同的衣服──接著再火速趕往旅館。
 因為如此匆忙的緣故,這次,他忘記買麵包了。

8.
 下了車,まふまふ走進熟悉的旅館。因為來了很多次和老闆也熟了,對方便直接放他進去。那老闆似乎一直認為そらる和まふまふ兩個人是情侶,まふまふ也一直很想抱住那老闆,對他說:『嗯,這是我的願望。』
 熟門熟路走到306號房,自從他和そらる的關係是性伴侶開始,他們就一直是使用這間房間。有什麼意義他沒問,因為まふまふ知道そらる也不會告訴他。
 伸手敲了敲門,然而まふまふ的手甚至還沒抽離門板,一隻手便從門縫裡鑽出來直直抓住了他的手腕,使力將他拖了進去。
 室內一片黑暗,眼睛根本還不及適應,身子就被壓在了門板上。木板的觸感使他發疼,隨即而來的是そらる太過逼近的氣味,那幾乎令他窒息。
 「你今天上課時為什麼偷看我。」そらる問。
 まふまふ哪一次沒有偷看你。他在心裡碎唸。「倒是そらるさん呢,今天你不是應該和你女朋友上床嗎?」
 「她不是我女朋友。」そらる啃咬著他的脖頸。
 「騙人。」
 「我也沒和她上過床。」
 「そらるさん再繼續編好了。」
 「嗯。」そらる脫了他上衣,「我喜歡你。」
 まふまふ從沒這麼想哭過。他在最不適當的時機聽到了他最想聽的話。

9.
 把人丟上了床,そらる熟練剝去兩人的衣服,開始在他身上落下親吻。當然,是除了嘴唇以外的地方。
 那一晚他們做得比以往都激烈,喘息和呻吟幾乎從沒斷過。平常最多三次已經是非常極限了,今天そらる卻硬生生的又多要了他一次。
 「你那時候為什麼要哭。」做到一半,そらる伏在上頭,眼神既是性感。話題卻又談回了那時候的事。
 まふまふ淚眼向上望,雖然全身癱軟無力、腦袋也迷迷濛濛的,但在這件事上還是瞬間清醒了過來。
 他偏了偏頭,將臉埋在枕頭裡:「反正說了也沒用,因為まふまふ之後還是會為了そらるさん哭。」
 そらる一聽,笑而不語。卻也沒有反駁。
 「別哭得太狠。」
 他只是丟下了這句話,身下便又重新操幹起來。

早上緩緩睜開眼,まふまふ幾乎是下意識的朝床旁邊摸去。當指尖觸碰到那帶有炙熱體溫的肌膚時,他嚇一跳的縮回手,整個人從床上坐起。
 「そらるさん為什麼不走?!」
 「我睡過頭了。」
 「……」他相應沉默:「……そらるさん,你到底還想對まふまふ撒多少謊才甘心?」
 そらる一愣,居然笑了出來:「知道嗎,你真的很有趣。」
 「可以的話,まふまふ真不想讓そらるさん對まふまふ是這種評價。」他別過眼,卻看見床頭的桌上擺著一份早餐。
 「……那給我的?」
 そらる聳聳肩:「如果你不要可以給我,但你如果不吃這份早餐,我估計你身上也沒有東西可以吃。」
 聽對方不知是隨口說說亦或是真的知道他這次沒有帶麵包,まふまふ嘆了口氣。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想嘆氣。
 其實自己該聽天月的,不要靠近這個人就好了。
 「知道嗎,我喜歡你。」まふまふ說。
 「嗯,我不喜歡你。」そらる說。

最後,他們接了一個吻。

10.
 那一夜之後,他們之間沒有說好,卻是心照不宣的一起把對方的號碼從手機裡刪掉了。
 兩個人沒有再約出去,306號房裡再也沒有他們的身影。就算彼此在學校碰頭,也是和以往一樣擦肩而過,宛如陌生人的關係。
 察覺到了這異狀的天月大概在一個禮拜後就慌張的跑來問他:「まふまふくん,你和そらるさん……」
 「不用了。」打斷對方的話,まふまふ勾起微笑,「因為天月くん不喜歡,所以不見面了。」
 天月當然知道這絕對不是真正的原因,但對方這麼回答表明了就是不會將真相說出來,他就也不好意思再追問下去。
 「對了,天月くん和歌詞太郎さん交往了對吧?」
 「啊?嗯……」天月低頭,臉紅紅的。
 「哇,恭喜──」まふまふ抱了抱友人,露出真誠的笑容。

時間大概過了五年後,まふまふ也在外工作了。
 自從そらる比他早從大學畢業後,他就和對方完全斷了聯繫。到現在他只知道そらる還沒有結婚,也和女朋友分手了,平常是一個人在生活。
 這資訊是伊東告訴他的,他和そらる交情還算普通,不上不下的程度。まふまふ便藉著天月這個管道向對方打聽了一些消息。
 冬季的某一天,他因為工作關係晃到某一條以往不曾走過的街道時,在轉角的咖啡廳裡發現熟悉的身影。
 そらる手執咖啡壺,神情專注的沖泡著散發香氣的咖啡,まふまふ立刻就想到對方現在應該是咖啡店店長吧。
 冬天的溫度讓咖啡廳外的櫥窗蒙上一層霧氣。透過那層霧氣,在恍惚之中,他又想起那個吻。

僅此而已。

最後,まふまふ始終沒有踏進過那家咖啡店一步,每次要來這附近時,也都挑了另一條不同的路走。
 そらる對他而言就如同曇花一般。曾經絕美的綻放在他的生命裡,卻又快速凋零。
 有過那麼一段回憶他便滿足了。而對方回憶裡還有沒有他,那並不重要。
 他從來就不是對方生命裡最重要的人,即使他一直是如此期盼著。

评论(3)
热度(104)

© 少女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