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MM

soramafu
為劇情開車,其餘不開
p.s有時候評論會漏掉回覆,但一定看過

防彈新拉了獨立帳號,走:lichuan795
微博:MM_吸旻少女

獵火【そらまふ】

前幾天夢見そらる了就來摸個短篇,感覺好久好久沒有寫空圍啦,有沒忘記我的人就太好了
推特上魔女帶大的孩子,6小節,很短,有小後記。

<

01.
在被他擁進懷裡時,他感覺到的不是熱,是溫暖。

02.
魔女、女巫、巫師,童話書裡更常稱呼他們為巫婆。
據說,魔女長生不老。他們會使用魔法、唸咒或妖術,喜歡喃喃自語,也常在大鍋子裡煮著蜥蜴、蝙蝠、蜘蛛等食材,熬製成濃稠的湯藥來毒害他人。
因此,まふまふ沒少被そらる調侃過。
剛撿回來那時候そらる才六歲出頭,字大半都是まふまふ讓他握著筆、而自己則握著他那小小的手一筆一劃寫出來的,好多話也是自己一字一句、慢慢教他說的。

結果現在就用來嗆他了。

「你明明就不會魔法,怎麼還叫魔女啊。」
剛成年的そらる一邊說,一邊看著對方往大鍋裡丟進一些不知名的草類。他知道這些草全都沒有毒性,反而煮出來的藥還能療傷用。
你看看,不會用巫術害人就算了,連毒藥都不做,這魔女真當得有夠不稱職。
「我也沒有辦法啊,學不會嘛。」
「練習多久了?」
「三百多年。」
「……那是挺久的。」
把火更加大了點,まふまふ趁著在熬製的時間動手整理起周遭一些不必要的瓶瓶罐罐,他讓そらる替他拿去洗:「這東西還是很講究天份的,有好多和我一樣不會魔法的人,但我們體內仍流著不同於人類的血。」
「你覺得不公平嗎?」そらる不禁問。
まふまふ搖了搖頭:「沒有喔,我還挺認命的。」
確實如此。從他跟在まふまふ身邊開始,對方就一直努力生活著,儘管身份給他帶來的困擾不是一星半點,但也沒聽過まふまふ有什麼怨言。
可不是嗎?他甚至收養了孩子。
まふまふ在他心中相當於一個偉大的父親,雖然在上次強吻了對方後,這種定位也變質得差不多了。
望著來來回回忙碌的人,そらる從口袋中摸出一個小玩偶,放在地上打兩個拍子可以左右晃動。這是まふまふ在他還小時用魔法做給他的,可惜魔力未夠,現在不管打幾個拍子都不會動了。

03.
隱居山林隔絕眾人的日子也不是太難熬,反正一直都是這麼過來的,不用與人打交道也落得輕鬆。
只是那時候因為剛成年,そらる想進山下的鎮裡給自己挑件成年禮物,偶然便聽見一個傳聞。
他們說,山上住著一個白髮紅瞳的魔女,作惡多端。
對人下咒、飲用嬰血,更有人指控他與惡魔性交,是個恐怖的存在。可整座山太大了,一直尋無下落。
那晚回了家,そらる一直在想這件事。他不知道這片山上還有另一個魔女,まふまふ雖然也是白髮,但他的眼卻是非常美麗的黑,像一顆又黑又亮的珠子,將他的所見全揉了進去。
況且,那個魔女聽起來似乎很危險。為了安全,如果能不接觸就不接觸得好……
思至此,門口突然傳來敲門聲,接著就是一道身影從門縫鑽進來,是まふまふ。對方直接上了他的床,身體縮在一旁,在他的被窩裡。那股與自己相同的沐浴乳香氣軟軟的貼著鼻息,滲透到他的血管之中。
「你怎麼來了?」
そらる低聲詢問,語氣間滿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溫柔。
可まふまふ卻搖頭,什麼都沒說,就這樣躺在那裡。そらる見了,乾脆把人直接擁進懷裡,三百年的身軀依舊溫熱。
記得小時候,まふまふ也常像這樣抱著他入睡。そらる不常哭,偶爾哭了,對方就給他唱歌,告訴他,孩子不要哭、不能哭,哭聲大了,會引來魔女,魔女會吃掉孩子。
「那你會吃掉我嗎?」男孩抬頭問他。
まふまふ低頭對上那雙眼,總覺得裡頭有星星閃過。他反問:「你覺得呢?」
「嗯……不會。」
「為什麼?」
「因為你愛我啊。」
被如此理所當然的語氣搞得一愣,まふまふ在半晌後笑了,輕聲對他道:「是啊,我愛你啊。」

可怎麼辦,我們好像不能在一起呢。

04.
那日分明還是早上,天空卻又黑又陰。濃厚的雲層遮了半邊天,攔阻所有想傾洩而下的光線。

狩獵魔女的隊伍來了。

そらる剛被嘈雜聲吵醒,就看見那些人抓起了まふまふ。他不斷地吼,說你們抓錯人了、放開他,可很快被擋下來,無人搭理。
他只好一路跟下山,仰頭看著那些人將まふまふ綁上木樁,並在下頭放滿了燃物。そらる覺得自己可能眼紅了,憤怒燒了上來、頂在咽喉,隨時可能罵出更難聽的話。
他氣那些人不分青紅皂白就濫抓無辜,更氣まふまふ竟連掙扎都省了,乖乖讓他人置自己於死地。他知道他認命,但他根本就不是他人口中那個作惡多端的魔女。

他怎麼能死?

揪起身旁那人的衣襟,そらる咬緊牙,狠狠朝臉揮下去就是一拳。
他怎麼能死?
そらる在心中這麼問著。而後好幾個人蜂擁而上架住了他,警告若你要包庇魔女,我們將會連你一起處死。
想當然爾,そらる是連理都不理,繼續奮力掙扎逃脫。而就在有人開始拿出利器時,まふまふ用不大不小的音量開口了,如巨石般重重砸在空氣裡:「他沒有要包庇我,請放了他吧。」
所有動作在瞬間遏止,每個人的眼神一致朝自己投射而來,包括青年。
青年不可置信的望著他。
まふまふ僅對上一眼便撇掉了,他不敢看對方受傷的眼神。
「對不起,請放了他吧。他……」
被綁在樁上的魔女頓了頓,隨後在眾人的目光中斂下眸來,輕聲低喃:「他只是看不見紅色。」

不久後,熊熊火光燃起。

05.
熱與溫暖是不一樣的對吧?
那時候,そらる只記得自己好熱好熱。

倒塌的房子有、驚叫逃竄的人們也有。父母不知在何時早就不見了,六歲的他隻身一人坐在地上,雙腳怎麼也使不上力。
儘管驚懼,但他根本叫不出來,聲音好像也被火焰蒸發了,眼底全是一片慘澹的火紅,大量濃煙侵入肺部。

他知道他該逃,如果不逃,會死的。可是他做不到。
他親眼看見幾個常和自己玩的鄰居孩子被捲入火舌,猙獰驚慌的面孔歷歷在目。
於是在不知不覺中,眼底那片紅漸漸失去了原有的鮮豔色彩,最後終歸於沉靜。

そらる閉上眼來,靜靜等待死亡降臨,卻在這時依稀聽見有人叫他睜開眼睛。
他照做了。他看見那對烏黑如黑曜石般的雙眼,裡頭映著自己的樣子。

「可憐的人類的孩子啊,這裡太熱了,你要跟我一起走嗎?」

06.
そらる後來才知道,山中住所之所以會敗露,是因為他從鎮裡回來時,有人跟蹤。

──最終,他替他走入火場。


                                                               END.

後記:

『在迫害的巔峰期,很多不懂巫術的女人也遭人誣告罪成而被活活燒死。從1450到1750年約有三萬五千至十萬人以「獵巫」的名義被處決。』
                                                  ──《維基百科》

這篇是之前想的劇情刪減來的,原本そらる看不見紅色的原因是上一個對他好的魔女也經歷獵巫被燒死,他才開始懼怕紅色。
後來我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機原廠設定,那篇文不見了,跟很多很多的文一起不見了。好幾篇在當時還為此查了很多資料,一下子全沒了,也沒備份,哭是沒哭,就是那幾天真的挺難過的。
後來我想,如果再放大點來看,人生也是如此。有順遂的下坡,就必定會有阻礙行進的巨石。這點每個人都是一樣的,誰都會遇到困難,但千萬不要停滯不前,因為這條路的風景還太多太多了。
最後題外話,最近發現好多舊文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被翻出來,老早之前就想過要不要刪掉,可總想著當紀錄吧就留下了。連這些黑歷史都願意給小紅心的人,怕不是天使吧(;_;)

评论(15)
热度(223)

© 少女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