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MM

soramafu
為劇情開車,其餘不開
p.s有時候評論會漏掉回覆,但一定看過

防彈新拉了獨立帳號,走:lichuan795
微博:MM_吸旻少女

笑點【VMIN】

微果糖,故事淡淡的

『他為什麼總是在笑。』

<

00.
閔玧其一直不懂朴智旻的笑點。

01.
關於這點,能拿來舉例的事情太多了。例如金碩珍老是掛在嘴邊的那些大叔gag,明明十條裡有九條都是無趣的,朴智旻能從第一條笑到第十條;又或者有時候誰做了一些動作,像他,上次他只是不小心被絆了一下,朴智旻竟然直接笑出海豚音,差點沒把他嚇死。
於是與其說朴智旻笑點低,閔玧其更偏向對方根本沒有笑點這個結論。
推開了宿舍的門出去,恰好碰見兩個小學弟也從隔壁走出來。朴智旻一看到他,立刻向他打了招呼:「玧其哥!你有沒有想要吃什麼?我跟泰亨現在要去買宵夜。」
瞟了眼站在一旁的金泰亨,閔玧其擺了擺手表示拒絕:「不用了,我才剛吃過。」
「真的?確定不用?」
「嗯。」
「好吧。」小孩微微扁了扁嘴,但很快又恢復原樣,「那玧其哥,我們就先走啦,再晚舍監就不放人了。」
又向他說了聲再見後才離開,閔玧其環手倚在門板上,盯著兩人的背影越來越小,直到最後消失不見。

02.
閔玧其跟朴智旻的關係不錯。除了是同系學弟外,對方的房間還剛好排在隔壁,交流便密切了許多。加上挺重要的一點,朴智旻本身就惹人喜愛。
而也因為朴智旻的關係,他自然跟著認識了對方的室友金泰亨。就連閔玧其這種鮮少參與、也根本不情願參與學校八卦的人都知道,金泰亨是他們那個系的系草。
的確,是挺帥的。
那張臉不能說是臉,過份完美的五官、自身透露出的氣息,用藝術品來形容可能還得當得多,一件雕刻完美的藝術品。

如果是這種程度的話,是不是連男人都有可能被吸引呢?

指尖在鍵盤上敲敲打打,把幾個字刪去、又補了幾個字回來。閔玧其就這麼一邊打著後天要交的作業,一邊思考這些。
而他思考的原因也很簡單,朴智旻對金泰亨某些時候的眼神和表情常令他起疑。

03.
過了幾天觀察,他覺得自己得稱讚一下朴智旻,這人把自己的感情藏得太好了。要不是因為這麼接近他們,恐怕自己也不會發現。閔玧其想。
忘了是在哪個網站或書上看過這麼一句話:愛一個人的眼神不會說謊。這點他在朴智旻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印證。
況且在金泰亨身旁的朴智旻,看起來永遠是開心的,是笑著的。
如此一來,閔玧其也就不疑有他了。
因為距離近,朴智旻常在晚上金泰亨窩在電腦桌前趕作業時,自己帶著零食飲料跑來找他串門子。那些食物閔玧其偶爾才會碰一點,所以幾乎都是對方一個人在消耗。
某一次,朴智旻又來了。在他坐地上把餅乾嚼得喀喀作響時,閔玧其試探性的問:「智旻啊。」
「嗯?」
對方抬頭看他,嘴邊還有餅乾屑。
「哥問你個問題。」抽出衛生紙幫忙把那些餅乾屑擦掉,閔玧其靜靜道:「你跟誰在一起最開心呢?」
「開心?那當然是家人了。」朴智旻不假思索的答。
閔玧其搖頭:「家人以外的。」
「以外啊?呃……」話至此,小孩偷偷睞他一眼,由下而上的眼神看起來有些無辜,「如果我不是回答哥的話,哥不會生氣吧……」
「不會。」被這話逗到了,閔玧其摸著他的頭,無奈笑了出來。
反正他也知道不是他。
「是嗎?那就好。」鬆了口氣,朴智旻開始端著下巴思考,但閔玧其知道那都是作戲,演給他看的,他心裡老早就有了答案。
「我想,如果真要說的話,那應該是……」

金泰亨。

「泰泰。」

04.
朴智旻也不是笨的孩子。當他發覺閔玧其早就知道自己對金泰亨的感情時,他只是紅著臉,用軟糯糯的聲音對他道:「哥你可要幫我保密,別說出去啊……」
好。閔玧其說。
於是他就成了一個旁觀者,看著他的小學弟窩在金泰亨身邊,努力裝出一副只是好朋友的樣子。
『這是很累的,哥你不懂。這種不能被發現卻又想被發現的感覺,很矛盾啊。』
田柾國那時一邊說、一邊從身後環著他,閔玧其朝後撇了眼:『你想說你就是這樣的?』
『沒有啊,我什麼都沒說呢。』
望著田柾國堆起的笑臉,閔玧其實在看不過去。他湊上前,不輕不重的咬了他的耳朵。

05.
一轉眼幾個月過去,長假近了,校區內瀰漫著浮躁的氣氛。
田柾國剛剛來了訊息,說中午他被教授找去,沒辦法一起吃飯了,閔玧其便在食堂隨便買了碗麵。當他正愁找不到位置時,朴智旻的聲音又來了。
端著餐盤坐到兩人對面去,金泰亨正好在跟朴智旻講著什麼。只見說完後,朴智旻先開始哈哈大笑,被他的笑聲感染,金泰亨也跟著笑了起來,兩個人就這麼笑歪在一起。
嗯哼。
吸了口麵條,閔玧其在不被發現的視角內挑了挑眉。
氣氛還挺不錯的,是有什麼好的進展了?
他決定待會來好好問問這個小孩。
這時,幾聲鈴響打破了歡愉的笑聲,是金泰亨的手機。他把手機從口袋中拿出來,瞄了眼屏幕,接著把屏幕斜給朴智旻看。
很快會意過來了,朴智旻笑了笑,朝他搧搧手:「快去快去。」
「我接完電話就回來。」
說完,金泰亨便急忙抓著手機離席了。閔玧其頭也不抬的問:「誰啊?」
「噢,他朋友。」
「嗯哼。」
用手剝掉了麵裡的蝦,閔玧其用紙巾擦手,卻仍覺得不乾淨。他皺了皺眉:「我去洗個手。」
「好啊,但我可能會偷吃哥的麵喔。」朴智旻說。
「吃吧。」
落下兩個字後起身往洗手間方向走去。而當他洗完手出來時,恰好碰見了講電話的金泰亨。
到這裡閔玧其得發誓,他絕對不是故意去聽見通話內容的,純粹是那聲音太大了,他想不聽到都不行。
於是這一聽,就被他聽出了幾絲怪異。
等金泰亨和對方按掉通話,閔玧其走上前,用一種開玩笑加上刻意調侃的語氣朝他道:「電話講真久。怎麼,女朋友?」
然而,本來應該要聽見否定回答的,卻得到金泰亨不好意思的摸著頭,說:「哎,這件事我還只跟智旻講過而已,哥你是第二個知道的,要幫我保密啊。」

06.
之後金泰亨似乎有什麼事,便先走了。

飯呢?閔玧其問。
早吃完了,哥你和智旻吃完再一起回去吧,他下午沒有課,可能想回宿舍。金泰亨說。

於是當他回到座位時,朴智旻正小小隻的窩在椅子上玩手機。視線瞟過去看,自己的麵他是一口都沒動。
人才剛坐下,朴智旻什麼都還沒說,閔玧其就直接單刀直入的開口,一點餘地都不留。
「你為什麼要笑。」
「玧其哥……?」煞是沒反應過來,朴智旻小心翼翼的飄著眼神。
「得了吧,你明知道金泰亨那通電話是他女朋友打來的。然後呢?你笑什麼?這種事情很好笑嗎?」
望著一臉怒氣的閔玧其,朴智旻這回總算是懂了。他安撫似的拍了拍對方的手背,道:「對不起啊,哥。生氣了?不要生氣好不好,真的對不起。」
「我沒有要你道歉……」
把朴智旻的手反過來攬進掌心,閔玧其狠狠深吸了口氣。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可他知道自己在為眼前這人感到難過,沙啞的聲音從喉頭間溢出:「……你幹什麼讓自己變成這樣。」
在他心中,朴智旻一直是美好的,他應該配上所有美好的事物。

可他為什麼沒有。

愣了愣,朴智旻一時也沒答上來。最後,他只是垂下眼,輕聲開口:「他……他不喜歡我哭的。」

07.
朴智旻忘了那是什麼時候的事,他甚至忘了自己為什麼哭。他唯一記得的,是當自己哭得很傷心時,在他身旁的人是金泰亨。
將他整個人抱在懷裡,金泰亨一邊用衛生紙輕輕擦去他淚水、一邊摸著他的頭安慰。而不得不承認的是,在悲傷之餘,朴智旻覺得自己正犯規享受著金泰亨這份太過貼近的溫柔。
見淚水還是沒有要停止的跡象,金泰亨乾脆直接捧起那張小臉來,哄著:「別哭了啊,哭起來不好看,我喜歡你笑的樣子。」
此話一出,那哭聲竟真的抽抽噎噎的停了。
朴智旻仰望著他,眼裡還泛著哭過後的水潤。他不知道自己那時為什麼那麼想了,或許是因為這段單戀的時間太長、也或許是因為哭得太過用力使他腦袋缺氧。
昏昏暈暈的,他看著男人那張太過精緻的面容,抽了抽鼻子。

如果我一直笑著的話,你是不是就有可能喜歡上我呢。

08.
那之後,小學弟晚上來找他的時間明顯多了起來。
「他在跟他女朋友講電話。」朴智旻說,「他們早也聊、晚也聊。玧其哥,你說,他們一天怎麼有這麼多話可以講呢?」
「因為是戀人。」閔玧其想也沒想就回答了。就如自己剛和田柾國交往那陣子,對方也老是喜歡纏著他問東問西、或閒聊,都好。問了對方,田柾國才說,其實聊什麼一點都不重要,最主要是想聽見他的聲音。
可他想用講的,朴智旻大概也不會明白。
果不其然,小孩一臉就像是憋屈了,閔玧其只好趕緊換個話題:「那遊戲呢?你們不是有一起打守望先鋒嗎。」
一聽見這個,朴智旻又開始嘟嘟囔囔的接著抱怨起來:「沒打了。最近他打遊戲老是不專心,一有電話來就丟著了,我自己還打什麼。」
的確,朴智旻對這種線上遊戲一直是很不上手的,可為了和金泰亨有多一點共同話題,他還特地透過自己拜託上了田柾國來為他暗中訓練。雖然因為資質本來就差,教了之後玩得還是沒多好,但至少不雷,該會的也算會了。
於是要認真說起來,朴智旻為金泰亨付出的東西遠比想像中還要多得多,就像從海面上看見的,永遠只會是冰山一角。
就如他曾撞見過朴智旻替睡著的金泰亨披上外套、自己只穿著一件薄棉衣,而那時季節已經漸漸轉冬;同樣的,他也曾遇見上了一天課明明很累、卻還要大老遠跑去某間特定餐廳買外帶的朴智旻,一問之下,他才說因為泰亨前幾天突然說想吃,回過神來自己就買好了。
傻得可以。
閔玧其不懂,這麼溫暖的一個人為什麼沒有人去愛。而自己這種個性,卻有一個少年將他愛至深處。

多不公平。他想。
可閔玧其知道這件事並沒有所謂對錯,誰都無能為力。

09.
儘管朴智旻心底其實是很希望他們分手的,可過了一個寒假回來,他倆是過得越來越穩定了。
冬天已經進入尾聲,準備迎向萬物新生的季節,世界一片初開的粉嫩。而就像是為了要因應環境,學校附近某間甜品店推出一系列以草莓為主打的新品,在這裡拜六當天到店購買,無論購入幾種都享六折優惠。
當然知道自己喜歡的人是愛草莓成癡的,於是朴智旻一回宿舍,馬上興沖沖的將這消息告訴了金泰亨。
「喔,這我知道!我女朋友有說!」金泰亨張著大眼,邊整理書包邊回他,「可是她說是這禮拜日呢。」
「禮拜日?」朴智旻翻記憶想了想,搖頭,「不對啊,我看店外面的公告說是禮拜六。」
「是嗎?你看錯了吧?」
「沒有啊,真的是禮拜六的。」
停下手上動作,金泰亨回頭望他,開口:「所以?你的意思是她記錯了嗎?」
毫無預兆對上金泰亨的眼,朴智旻的思緒瞬間空白了幾秒,唯獨體內那份鈍痛是強烈的。當再回過神時,他立刻擺了擺手,尷尬的笑了笑:「沒有……大概是我記錯吧,應該是寫禮拜日才對。」
後來禮拜六那天,閔玧其約了他一起出來買春裝。在經過那間人滿為患的甜品店時,朴智旻不自覺停下了腳步。
「啊……」
「怎麼了?」閔玧其回頭問。
而沒有得到回答,朴智旻只是輕輕搖頭,嘴角朝他扯開一點點幾乎稱不上是笑容的笑。

「沒什麼。」

10.
時間過得很快。在閔玧其大學畢業的兩年後,朴智旻和金泰亨也跟著畢業了,金泰亨的女朋友也是。
畢業後他們的聯繫並沒有斷,就像金泰亨和她交往邁入第四年,朴智旻也透過閔玧其的介紹,和他錄取了同一間公司。
日子照常過著,閔玧其知道朴智旻這人即使出社會了,整個人也絲毫沒變。他會毫無怨言的留下來幫忙處理根本不屬於自己的加班事宜,同時也會在心裡小小的、偷偷的喜歡金泰亨。
於是時間又再往後推幾年,這次他和閔玧其都收到了同一封信,是喜帖。金泰亨的。
「玧其哥,」
朴智旻湊過來,點了點他的肩,又指指放在桌上的喜帖,低聲道:「那天,我跟你一起去吧。」

閔玧其又怎麼能拒絕。

婚禮當天,來的人不少,畢竟金泰亨可是朵交際花。看了眼擺在桌上的婚紗照,嗯,新娘是同一人,而那照片真可以用郎才女貌來形容了。
婚禮進行的整個過程閔玧其並沒有特別留意,連新郎新娘親吻他都沒印象,因為自己的視線通通都放在朴智旻身上。
他怕,怕對方有可能突然控制不住情緒,甚至是有任何一點點覺得痛了,他可以馬上拉著人離開這裡。
可朴智旻沒有。
他從頭到尾,臉上皆是掛著祝福的微笑,在新人過來敬酒時也是。他甚至還勾著金泰亨的肩,笑說,我是一路看著你們走過來的,她這麼好,你可千萬別辜負人家了。
在聽見這句話的同時,站在一旁的閔玧其忍俊不住,眼眶頓時一陣發燙。

「你為什麼還能笑得出來?」

在婚禮外頭的露臺邊,閔玧其這樣問了他,背景是喧鬧的宴席。
朴智旻突然就想起了小時候。
那時的他也是被父母帶去一場婚禮。當天有道甜點,是一人一個的,自己吃完後發現特別好吃、想再要,但他母親這麼告訴他:「有時候,一個人能獲得的份量就是這麼多,你不能再貪心去要。今天我當然會把自己的份給你,因為你是我兒子,但我想要你了解這個道理,好嗎?」
那時的他不太能明白,只覺得母親就是不想讓他吃。而隨著年齡增長,朴智旻發現自己慢慢是懂了,因為金泰亨給他的感情亦是如此。
不會多,也不會少,就是一個剛剛好的量擺在那裡。

他不想少拿,卻也不能多要。

「你為什麼還能笑得出來?」
時隔至今,閔玧其再問了同樣的問題。可這次,朴智旻卻沒有說出之前那個回答了,他只是怔怔的望著他,道:「哭了比較好嗎?」
「但總覺得如果我哭了的話,自己好像就輸了。」
「可玧其哥,或許我從一開始就是輸的,因為是我先喜歡上他的。」

說完,閔玧其不過一眨眼的時間,再睜開,他就發現朴智旻哭了。對方的淚水閃耀得像星星,不斷從眼眶中往下墜,靜靜地、靜靜地,只是那樣留著淚,看似平淡,卻比什麼都來得悲傷。
這一刻閔玧其想,朴智旻笑是為了金泰亨,哭也是為了金泰亨,可對方永遠只會看見前者。

沒有為什麼,也沒有說要怪誰,只因為這個人是朴智旻,如此而已。

评论(8)
热度(63)

© 少女MM | Powered by LOFTER